返回首页
   俱乐部章程   活动须知   活动介绍   精彩行程   精典活动   休闲娱乐   户外宝典   俱乐部论坛
20050911凤凰谷野营

  时间:2005年9月10、11日,文字:木莲;摄影:定能、寻觅。

  凤凰行

  早上手机的铃声把我从记不清什么故事情结的梦中拉回,睁眼一看,五点五分,晕了十秒之后,想起今天要凤凰行,心中一边埋怨谁说过第二天早上几点起就在头的拍几下的?看来昨夜的五掌是白拍了,另一边拨通了大李的电话(前一天答应要CALL他起床),那边传来的声音怎么听到已经象在路上了?顾不了多问,十五分钟的出门准备,最后检点了一下东西,尤其是王领队强调的小米和白面,及自行做主带的玉米粒。一切OK,悄悄出门向集合点出发。

  “徒步”十五分钟后,遇到一位热情的出租车司机,差一点我就成功带他一起凤凰行了,留了俱乐部的地址给他,五点五十五分到达指定地点。

  本次凤凰行最大的惊喜莫过于见到王老师,对王老师最早的印象来自于棉叔的望仙处女游,下面原文引用“车行不远,快到高速路口了,晓宇同志接了一个电话,告诉大家一个消息,王老师起床了,马上就打的士赶来,大家稍等等。高,实在是高,这种情况发生在俺身上的话,俺就不一定会赶上来了,看来王老师对户外的热爱真是强烈的很呵。值得敬礼。”见到王老师后才发现我们竟已相识十多年,两家是世交,哈哈,连话语不多的王老师居然也说“终于见到亲人了”。

  人到齐,出发,人员介绍:王领队与飞领队各自坐阵一车,我们车由鄯哥坐阵,其它成员:王老师、大李、白木、觉罗带一位国际友人(怎么也搞不明白国际友人的名字发音,暂以“国际友人”称呼吧)及本人。

  车队行驶速度很快,途中早餐,一个多小时到达分水岭,塞车,据说已塞九小时,几位领队及司机师傅商量,我们绕,绕到旧路行驶一公里,又塞,我们再绕,这一绕就欣赏了平遥古城及沁州黄。原本预计多绕一百公里,也就是两个小时,没想到遇上了连四十年老司机都没有走过的“滚摆路”,此名称为自创,出处来自北京石景山游乐场坐过的“滚摆仓”,那种被滚来摆去,天旋地转的感觉再一次体会得淋漓尽致。终于,前方的车能看到了,我大叫一声“柏油马路”,车上人立刻一震,嘴里同时发出“啊。。。。。。。”的声音,一分钟后体会了“飞”一般的感觉,好景不长,前方修路又堵了,我们再再绕,重新回到了“滚摆路”,郁闷。

  如此颠来绕去,我居然发现一项令我兴奋不已的事,全车的人没有一丝的抱怨情绪,尤其是白木与觉罗居然兴致勃勃的讨论爵士乐,而我,一头初来乍到的新驴,也能坦然对之,是不是加入户外运动之后短期内境界已经升华了呢?兴奋的同时,与队友一起讨论其余两辆车的情况(其余两车为一团队),对我们的王领队和飞领队寄予同情,事后证明,飞领队当时真有杀人的冲动。

  经过八个半小时的长途跋涉,我们终于到达了、、、、、、、长治,午餐时,王领队拿出手机长叹一声道“连太子都说,太原到长治,太长太长啊”。

  简单修整过后,飞车赶向目的地,现在该是司机刘师傅出场的时候了。据刘师傅自己讲已经有四十年的驾龄了,一路颠簸,脾气早已按捺不住,进入景区后,先是将前车司机骂得一无是处,然后狠踩一脚油门,放弃了一路押后到底的想法,冲到了最前面,着实让我们体会一把“行云流水”的感觉,连大李这个一直号称老司机的同志,也一直赞叹刘师傅太厉害,太厉害。

  下午六点,到达凤凰谷的入口,由于我实在搞不清方向,所以索性不讲什么入口了,整装,负重,不知谁说了句“一千八百级台阶”,腿肚子立刻自行运动,不听大脑指挥。这时国际友人(飞飞提醒我叫安德卢)也整装完毕,五十多岁的他给了我莫大的鼓励(其实主要是有些惭愧),于是我也重新鼓起勇气,开始了我的凤凰行。

  由于天色已晚,黄昏视物不清的问题此时显得尤为严重,周围的风啊、景啊什么的早被抛在了脑后,只有脚下的台阶最为重要,就怕真的“一失足成千古恨”啊。约走了半个小时,天色已全部黑了下来,队友们也由初时的前后呼应变得渐渐安静下来,赶路,再赶路,突然一阵笑声传入耳中,峰回路转,眼前一亮,几个带头灯的队友正在一处平坦处休息,哗哗的瀑布水声中隐约见到瀑布的影子。此时,王领队说就在这里扎营吧,立刻卸包,冲到前面,在冰凉的水下,将一脸的汗水洗掉,前面探路的飞领队回CALL,继续前行,前方更适合扎营,啊。。。还要走,崩溃。

  重新整装,在黑暗中摸索前行了约半小时,终于到达扎营地,小桥、流水却已欣赏不到,只有耳中哗啦啦的声音,但从声音中辨别出水流不小,应该可以满足飞领队游泳的愿望。

  大家一阵忙活,清理营地,在老驴的指点下,支帐、铺垫,生火、做饭,从生火这件事可以看出这些年轻人们小时候****玩得少,忙了半个多小时,火被一次次的生起又被一次次的吹灭,幸好有国际友人的帮助,才将篝火再一次生起,并坚持到第二天才熄灭。

  当两口硕大的铝锅出现在我眼前的时候,我怎么也想不明白背包中是如何装下的,但为了少招两位领队的白眼,我忍住没有问,烧水,下米,另一边,鄯哥也点起了气炉,可能在煮面,我被分配的任务是将能吃的东西摆好,于是拿了刀子,和一块牛肉开始奋战,平时自认为刀工还不错的我,在被白木冷冷的眼神看了一分钟之后,手心开始出汗了,最后还是白木受不了,接过手中刀子,丢下一句“肉要这么切”,惭愧。当我拿着手电无所事事的转悠了半个多小时后,晚餐都准备好了,好丰盛,除去牛肉、鱼、鸭胸、豆制品、火腿、榨菜、花生。。。。。。之外,鄯哥居然蒸了一锅香喷喷的大米饭,还有王领队也熬了一锅小米粥。我嘴里一边不停的赞誉,一边嚼着左右两手塞进的东西,淑女形象在这个时候是最要不得的。

  就在我大吃特吃的时候,一队友从背包中取出罐装啤酒,整整十罐,强啊。大李马上响应,将在路上买的白酒也迅速的倒入自制的酒杯中,气氛一下活跃起来,“走一个”的喊声此起彼伏,酒性正HAI的时候,突然发现没酒了,原来不足20岁的觉罗一个人就喝进了将近一斤白酒,力振全场,王领队使出标准动作,一拍脑门说“王老师,把明天的酒贡献出来吧”,又一斤喝光的时候,众人仍有意犹未尽的感觉。餐后,同行的团队做起了游戏,我因摇摆路的后遗症较严重,便早早躺下,混合着流水、虫鸣及队友的欢呼声,渐渐沉入了梦乡。。。

  清晨,帐边走过的脚步声将我从沉睡中惊醒,六点,起床,当我洗漱完毕后,又一件惊奇的事,王领队居然拿出六颗完好无损的鸡蛋,正在为大家做拌汤,昨天的路况回想起来仍心有余悸,这脆弱的鸡蛋如何能忍受十二个小时的颠簸而不破损呢?不等我发问,任务来了,洗昨夜的餐具,唉,厨房也分三六九等啊。

  抢到了第一锅的拌汤,土豆、豆角、西红柿再加两片肉和几根榨菜,真是人间美味。飞领队眼睁睁看着拌汤被一抢而光,双眼冒出的那种光芒实在让人于心不忍,于是决定再做一锅。吃过了如此美味的珍品,我心里有一些痒痒的感觉,于是主动提出挑战第二锅拌汤,烧水,切菜,拌面(小心翼翼的将面拌成一个个的小面团,细致而均匀),水开了,煮菜,放面,打鸡蛋(外表毫发无损的鸡蛋,里面就不细说了),顺序一定不能错,一切OK,搅一搅,问题来了,为什么我细致而均匀的小面团进锅之后都不见了呢,而且越来越象一锅面汤(注意是面汤不是汤面),把善后工作交于王领队,迅速逃离现场,两分钟后,飞领队的惨叫声响彻谷底“为什么一个疙瘩都没有”,唉,第一次户外餐就这样以失败告终,只有鄯哥安慰我说“火不好,火不好”好感动啊。

  八点半,用过早餐,收拾营地,灭火,捡垃圾,本次活动的明星人物―――凤凰环保卫士白木同志,将垃圾一直提到了出口,途经几十个垃圾站,但他为了。。。。我也说不清的理由,一直提到了出口处,且一路走一路捡前人丢弃的,值得我们大家学习。

  路上的风景就不必多说了吧,鄯哥与寻觅都已贴图片,请大家注意飞领队特写的那一张,本人紧随其后,身形还算矫健吧,请看左手,呵呵,我就这样边吃边走,直到被扔进水里,不提也罢。

  还有一样东西值得一说,红豆衫(其实我真得记不清名字了,刚和白木确认了,如果有误请与白木理论),世界濒危物种,据说只有几万珠了,或几十万珠,可能季节不对吧,又或是它与我喜爱的参天大树不同,但为了以后的回忆中不忘记这一块,还是记下来吧。

  写到这里,本次凤凰行游记也基本记录完毕了,最后交待一下,回来时一路顺风,只用了六小时。

更多凤凰谷精彩照片请浏览任我行2004年凤凰谷金秋红叶游任我行2005年6月凤凰谷休闲游

晋ICP备05000212号
版权所有 山西太原任我行户外运动俱乐部
E-mail:taiyuandao@yeah.net QQ:37866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