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俱乐部章程   活动须知   活动介绍   精彩行程   精典活动   休闲娱乐   户外宝典   俱乐部论坛

20050618第六次徒步大朝台之老狄版:2005夏日大朝台豆腐帐兼攻略

  队员作业:文《2005夏日大朝台豆腐帐兼攻略》,作者老狄,摄影:清水、阿斗、老杜等。更多精彩文章与照片请浏览第六次徒步大朝台专题:一、戾太子版:第六次徒步大朝台全记录;二、老狄版:2005夏日大朝台豆腐帐兼攻略;三、姐夫版:第一滴汗——自虐,朝台故事;四、老K版:那个夏天,我们行走在五台山;五、如雪版:梦开始的地方;六、莫明版:我的朝台作业

  这是我本年度第19次,全部第189次户外活动,首次参加任我行俱乐部活动。很高兴能有机会和大家一起登山穿越,懒得再写什么游记,把我写惯了的豆腐帐整理出来与大家共享。因为和绝大多数人都是初次见面,许多人的姓名自始至终都没有搞清楚,写在帖子里的名字都是晓宇告诉我或者在报名贴中看到、在活动中听到的,不够完整。关于活动的记述可能也有不少错误,还请大家多多批评指教,谢谢!

  6月17日到19日:山西五台山2005夏日大朝台,老狄参加太原任我行户外俱乐部活动,参加者老狄、王晓宇(领队)、戾太子、壁虎、小科、冰峰男孩、如雪、冰雨、老杜、龙平、英明、老K、飞飞、莫名(与小站莫名重名)、f8、13table(晋城)、beilm(晋城)等,共29人。

  去年夏天任我行俱乐部组织大朝台活动,我报名参加,后因和小站活动时间冲突而取消。9月份参加了绿野老慢组织的五台山活动,登了东北中3个台顶(次日在台怀镇腐败)。今年“五一”期间我独自完成大朝台的计划因风雨而夭折,当时很不甘心,说“我还要回来”。后听太子说他们将于6月份再次组织大朝台活动,就一直关注论坛动向,在看到活动贴后毫不犹豫就跟贴报了名,后经联系,确定18日凌晨在五台山(砂河)火车站会合,任我行队伍将比我早大约两小时到达那里。因恐不能在周1及时回京上班,走前特地跟单位领导请了1天年假。后得知绿野老慢也将再次组队去五台山,我应太子之请和老慢联系,告诉他两队可能会在山上碰面,恐庙里容不下许多人,到时需要互相协调一下。家兄在我之前和朋友们完成了大朝台活动,知道我要去,就给了我许多指点,并发来攻略。

  17日(周5)19:57老狄出门,北京站N201次20:38上车,3车061号。21:14发车,途中发现车厢内还有几名绿野的驴友,也去五台山,但不准备穿越全部台顶。

  18日3:40到达五台山,因无手机,出站正想找公用电话联系晓宇,就见广场上中巴前有一拨背包客,上前想问是不是任我行的对我,发现被我问的人刚好是太子,晓宇在他旁边。我曾于2002年春节期间在太原与太子见过面,这回是首次共同活动,其他人都是初会。因车位有限,29人分乘两辆车,我和太子、晓宇等5人和绿野驴友乘的车后发于3:56开车,我坐副驾驶位置。途中向晓宇交活动费并换上迷彩裤,告诉晓宇和太子我若不能及时回京,就准备在五台山多住一晚(任我行队伍也将有部分人员在五台山多留一夜)。

  离火车站后走大石线,有很长一段因修路而绕行,坑洼颠簸,尘土飞扬。4:50到达五台山区鸿门岩(过“清凉胜境”坊),稍事休整即开始向公路左侧东台攀登,见前车的人已经在去往东台的半山腰上,还有名大姐拉着小女儿一起登山。

  5:30到达东台望海峰顶望海寺,把背包放在室外,到斋房里与僧侣们一起用斋。斋房内有三排桌椅,北面两排由俗家人坐,对面一排是出家人坐(后因座位不够,有少数驴友也坐到出家人的座位上)。用餐前做饭的师傅先给斋房内供奉的弥勒佛献上一个馒头一碗米粥,由一名僧人领头先念上两遍经,大家共同合掌(我不会念经,也得尊重佛家的习惯),之后开始进餐。食物的标配是每人1个馒头,1碗稀饭和少许凉菜,不够可以再添,太子在我身边提醒我盛到碗里的饭菜一定都要吃完。这是我生平第1次在庙里和僧侣们一起过斋,始终小心翼翼不敢出错。僧人们在的时候斋房里比较安静,他们吃完后先逐个向弥勒像鞠躬,再退出斋房,这时大家都放松了一些,说话声音稍微大了起来。

  餐后看过寺庙建筑,6:23开始动身下山,途中我在湿滑的草坡上摔了一小跤,逐渐走到队伍前面。6:45回到鸿门岩,随即横跨公路到对面山坡开始向北台攀登。上升是我的弱项,途中逐渐有队友超过了我,几个人又一起超过了取道北京到五台山,准备独自穿越到西台后下车回鲁的山东妹妹。去年和绿野来五台时,从鸿门岩往北台方向上升不久就翻越山梁下到对面公路,之后是公路和山坡近道交替,但以走公路为多。这次任我行则是沿着与山上铁丝网平行的路线上行很长一段方才翻越过去,之后也是公路和山坡近道交替。和绿野走时五台山已是初冬,山风甚劲,吹得人东倒西歪,且胸闷难以透气,这次天气不错,有风不劲且很凉爽,我感觉状态要好得多。这种天气也奠定了任我行此次朝台速度加快,部分人一天暴走15、6个小时,当天到达金阁寺的基础。

  8:49到达“华北屋脊”坊,有队友(忘了是不是老杜)说照这个速度今天都可以把南台走下来。9:40到达北台叶斗峰顶之广济龙王殿(和绿野来时已经进过旁边的寺庙,这次我就没有进去),先到的队友有两人在此拈香。我应殿内僧人的要求,趴在地上金龙池口往里看,僧人在我后脑勺上盖了快红布,我站起来后僧人问我看见了什么,我实话回答除了一些若隐若现的光之外什么也没看见。照僧人的话说,我没有修行,所以看不到菩萨现身。9:47动身离开北台,10:28经过曾和绿野一起用过斋的澡浴池(传说中文殊菩萨的沐浴处),其后在向中台攀登途中遇到几名全副装备的背包客,好象是叫“侠客行”的组织(与小站侠客行重名),从清凉寺开始,准备走5天再回到清凉寺,强度不低。后又遇到几名绿野,在山坡花草中照相腐败。在缓坡上与部分任我行队友一起小歇后开始向中台冲顶,于11:43到达中台翠岩峰演教寺,按先到者指点到禅房内斋房用午餐,冰雨又去和住持济泯大师见了面。这里的座椅很矮,空间狭小,我的两条腿根本放不进去,只能勉强侧着坐。食物有米饭、菜包子、菜汤、咸菜和炒菜,我因为冲顶前吃了半根黄瓜,一口气上来感觉有点恶心,胃口不开,可是又不能坏了庙里的规矩,只能勉强吃完所有的饭菜,因为菜汤很对我的胃口,就接连请师傅给添了好几次。餐后师傅又请大家尝了五台山特产的一种苦菜(确实够苦),还发了些饼干。师傅们穿着油黑发亮的僧服(原本是土黄色的),面带微笑,非常和善地给大家添汤送饭,有求必应。忘了是不是飞飞在大家都吃了米饭之后,又吃到庙里刚刚煮好的面条。餐后坐到室外屋檐下晒太阳,绿野老慢队35人分了几个小队,我在中台遇见肉皮冻儿等人,互相寒暄,请同在禅房外晒太阳的妹妹们回去代我问候大猫。行前就曾听家兄说山上用水困难,有时只能用积存的雨水,任我行队员中有人发现水色发浑,可我已经喝了好几碗用这种水做的菜汤,顾不了许多了。

  12:48动身前往西台,上次和绿野来五台,因集合时间关系只能在演教寺远眺西台,然后下撤,这次我于13:58到了西台挂月峰顶法雷寺。登顶前把背包放在下面禅房前,空手登顶,见先到的晓宇等人在此礼佛。从中台前往西台的途中曾遇到两名游方老僧,在法雷寺寺前休息聊天时他们也走了上来。攀谈中得知他们从内蒙徒步来五台,走前又发给我们每人厚厚一叠子纸符,说叫“荣马”,叫我们在南台顶上撒掉,而此行一路在各个寺院我都能看到类似的纸符撒得满地都是。往日任我行来朝台,首日都是在西台住宿,这次因为部分人行动迅速,比以往提前多时登顶,先到的15人在商量之后取得共识:与其在这里天黑的好几个小时,不如提前先行下山走到金阁寺,这样可以减轻明天的压力。最后晓宇用对讲机通知了后队的壁虎和太子等人,领队于14:38开始出发下行。原路走过一阵之后于14:45回到公路上,之后是斜坡和公路交替下行,途中我又以半劈叉的姿势滑跌一跤。

  此时的天气已经开始热了,我们在土石公路上行走一段后逐渐进入被松林掩映的地段。15:33到吉祥寺,在寺前公路边溪水处休息,洗脸补水,水温冰冷刺骨,其间那两名游方老僧也从此经过,大家再次互相招呼。15人到齐后于16:18动身出发,不久有一辆小车从我们身边过去,任我行的激动坐在车内向大家打着招呼,同车似乎还有那对母女。

  在这里引用家兄的一段穿越记录,他们首日是在西台住宿的:5:20 AM 离开西台下山;下山向右沿公路走半小时左右,就可以看见路边有2座不高的白塔,约1m多高。从此处可以不再沿公路走,而马上下到谷底,再爬升到对面的公路上。谷地有一条河,为清凉河,而且还有一个村子。从表面上看,下到沟底,再爬升到对面公路上,好像很累,其实不然。看似坡度很大,其实很缓。并且下到沟底中的小河,可以补水,水非常干净,清凉。6:20 AM下到清凉河,6:40 AM 离开清凉河,7:04 AM 到达公路;休息,下插谷底,再上到公路,虽然大大减少了路程,但是却绕过了吉祥寺。

  土石公路虽然比山坡好走,但经常有汽车来回经过,掀起呛人的烟尘。有的车开的比较慢还好,有的车分明就是横冲直撞,一副目中无人的样子,掀起的尘土就很大,我每次都不得不停下脚步,在路边背过身来躲避。不过这段基本都是平路或者以不大的坡度下行,走这种路是我的强项,得以大步流星一一超过前面的队友。17:13到达狮子窝文殊寺,先到的小科在寺院石墙外阴凉处休息,我也搬块石头坐下来。全体到齐后我于17:46出发,走不久想起腰包里的纸符,拿出来撒掉,之后又想起老僧是要我在南台上撒的,基层支部不那么讲究,只好将错就错了。途中在一处引水管道处洗脸补水,在前后看不见人的时候对自己走得是否正确产生过怀疑。后向牧羊人问路,但听得不很明白。

  19:06与走在最前面的小科、冰雨和老杜会合,一起在路边坐着休息。距此地约百米开外就是金阁寺,此时已经庙门紧闭,据说是不留宿的。休息处蚊子甚多,一天15个小时的暴走让我的右脚小趾打了水泡(回京后洗澡时发现,左脚也有水泡)。队员们陆续赶到,飞飞走得象拉了胯似的,一溜歪斜地拄着登山杖下来,说两个膝盖都打不了弯,脚底板都破了,已经放弃了明天登南台的打算。原地坐久了就越来越冷,我只好爬起来活动取暖。20:19冰峰男孩等4人到,全体到齐。之前晓宇电话联系了台怀镇的张银良先生,任我行曾在他家住宿,晓宇请他派车来接并帮忙寻找住处。20:22动身下坡,不久到公路边西台路口,晓宇先后收到已经住在台怀镇的激动的短信,故意问他南台能不能住,“有一种徒步可以刻骨铭心”等等。

  候车时出了一点意外,15个人等在路边,过往车辆不时停下询问是否搭车,我们都一一谢绝。后一辆小汽车从收费口方向驶来,车上下来两名中年男子,查问我们是否买了门票,朝台从山上过来上哪里买票,最后经谈判交涉,按10个人的标准交了钱,为此多支出900元公款。谈判过程中张先生驾驶中巴车和夫人一起赶来,也帮着说好话。

  20:54发车,途中张请人帮他把他的另一辆小车开回旅店,队员中有1人(忘了是谁)和张夫人一起下去开车。因周日是五爷庙内的五爷生日,有许多人来五台山朝拜,台怀镇旅店爆满,张先生的旅店也已经满员,最后经张多方联系,于21:35入住附近的一家旅店,院内干净整齐,有一个简易公厕,15个人分住4间客房。大家分析,售票处的人之所以来查我们,肯定是被出山的某辆汽车举报,司机见我们没有坐他的车,心中不快,便借此进行报复。如果我们只派1个人到路口等车,目标小些,也许就不会发生后来的不快。

  住下后到张先生的“五台人家”地下餐厅吃晚饭,讨论决定看大家明天的状态再决定是否继续登南台,我觉得自己的状态应该能够继续完成全部计划。晓宇的情绪因门票事受了影响,此时又逐渐恢复过来。张先生说我们下得远了,应该在竹林寺或者枫林寺下山。餐桌上二锅头和啤酒混着喝(我是一口白酒,一口啤酒,再加一口老醋),晕晕乎乎出了餐厅,摸黑回旅店,在胡同内找错了一家大门。这家庭院的布局和我们住的旅店很相似,大门开着,院内房屋黑着灯,房门锁着,敲门无人应。一起回旅店的队友觉得不对,退出来再到另一条胡同,才算找对了门。23:48回到客房,方便后上床倒头睡去,呼呼!

  19日逾6:20起床,去英国首都(排队上厕所—轮蹲),之后再去五台人家餐厅用早餐。餐后晓宇和张老板结帐,回旅店又结算15个人的活动费用。之后晋城的两名驴友先回太原,飞飞等2人留在旅店休息,其余11人轻装,我为了回来时若能及时赶上回京班车就直接走人,仍旧背上全部行李。

  7:57离开旅店,到集福寺门前路边集合。绿野老慢队也住在附近旅店,肉皮冻儿喊我过去招呼一下,见到老慢等人正在吃早餐(绿野队计划包车上南台)。之后回到任我行队伍,11人徒步沿公路去往旅游车站,途中再次遇见昨天那两名游方老僧之一,这才问清他是内蒙五当召的释日古德。两天内几次相遇感觉十分有缘,老僧在我的笔记本上题字“善自珍摄,修心养性,前途有望,后会有期”,为此也许我哪天就要去趟五当召再拜会他一回。

  之后全体到旅游车站,找中巴于8:31发车,8:55在收费站前停车。下车后步行到“佛教圣地五台山”坊前左转,8:59开始沿公路上山,又是土石路面。中途问路抄近道走山坡,9:08再上公路。再其后就又是公路和山坡交替,途中有至少1处引水管可以补水。10:33到达南台锦绣峰顶普济寺,11人中我排在倒数第2,后来得知老杜早我近20分钟登顶。昨天在金阁寺候车时已能远远望见南台,若照着那样暴走的速度,缩短中途休息时间,也许一天就能完成五台连穿,但肯定来不及在天黑前下山(南台顶据说不留宿)。

  这里摘录一段南台简介:南台又名锦绣峰,位于台怀镇南28公里处,海拔2483米,状如卧马。台顶上建普济寺,供智慧文殊菩萨,系随文帝诏令所见,明成化年间重修。寺东有一座石砌宝塔,为普贤舍利塔。

  简介上说南台的主要景观是漫山遍野的名花异草,而我此行一路所见的草甸风光,见花分黄、粉、红、白、紫等色,花朵多只有指甲盖般大。普济寺古佛殿内有隋代的释迦牟尼石雕像,当年这里就是大雄宝殿,殿内还供有斗战胜佛孙悟空,古文殊洞也为隋朝遗物。

  在普济寺石塔下可远眺其它4个台顶(僧人说这5个台顶之间的距离总和是100多华里),其中北台海拔3058米,是五台山最高峰,东台相对矮小,看起来也模糊一些,中台顶的演教寺最为高大辉煌,看得也最清楚。回头向南,还可看到与南台顶相隔不甚远的古南台,但在那里可能就不能望见其它4台了。

  龙平接到电话,得知任我行后队的人本日清晨6点出发,此时已到金阁寺。我们这11个人看过寺内建筑后都到门口来脱了鞋晒太阳,我请晓宇通报大家的姓名,除我和晓宇之外,分别是:小科、冰雨、冰峰男孩、如雪、老杜、龙平、英明、老K、阿斗,一水的爷们儿。休息时天上断断续续出现彩虹,有人称其为佛光。

  合影后于11:18动身下山,从庙外的木栅栏钻过去,先走草甸下坡,龙平腿疼,下山时象螃蟹一样横着走。五台山区是藏汉传佛教共处,两天来的行走中多次遇到红、黄、白教的****,还有朝台的俗家信徒、旅游者和在山上修路的工人,我不时和他们打个招呼,说句“你好”,僧侣们有的也回答“你好”,有的说一句“阿弥陀佛”,有的则双手合十点头示意。从南台下山时听见一名女****唱歌很不错,我为她鼓掌叫好。

  12:08到达山谷间公路旁,都坐在路边大树的阴凉下休息。本日天气炎热,冰峰男孩走得上火流鼻血,到树下后又拿了毛巾到来路上的溪水边去洗,我懒得再动,也请他把我的毛巾拿到水里沾湿。全体到齐后于12:26出发,老K在最后(他长得和小站江湖有几分相象)。此时天已经开始放阴,大片乌云压了上来。依旧是走土石公路,天阴有风吹来,感觉又象昨天头半天那么舒服,空中不时传来阵阵雷声,接近佛母洞时开始掉雨点。

  12:48到达佛母洞,和先到者一起坐在院内屋檐下休息。12:55老K最后赶到,此时雨大了起来,劈头盖脸倾盆而下,大家抓起背包,跑步上台阶去往佛母洞口。我把背包放在洞前殿房柜台前,其他人把包放在洞口佛像下,大家站在护栏内排队等候进洞。其间又下起冰雹,如粗盐粒般大小。这场雨大约持续1个多小时,在我进洞前即已开始放晴。

  佛母洞进深约10几米,其精华就是最里面一个只能容纳5、6个人的小洞,洞内景象如同妇女内脏,按佛家的说法,人从极小的洞口钻将进去,再回头钻出来,就好比是一次重生,既能得到加持护佑,又可体验母亲生养子女的艰辛。因为自然条件所限,游客必须分组进洞,每组5人,待这5人全部出来,下面一组才可继续进洞。游客中体胖或有如心脏病血压高以及年长者都不能进洞,以免出现意外。小站中丰满如肥蛇、安分,魁梧肩宽如弘一者恐怕都无法进洞,但苗条如点8、千里或长啸者就应该没问题。进洞前还要除去挂在腰间的手机、腰包、戴在腕上的手表、手镯、手链,甚至还有腰带和眼镜(实际上有些人带眼镜并不妨碍,我进洞时戴着手表也没有问题,但是腰间的板带在一块突出的石头上卡住,费了好大劲才弄出来)。任我行队伍中冰雨最先重生,其后又有老杜,大家纷纷把身上的杂物交给他俩带走。有的游客互相打趣,说从洞里出来就不认识同伴,但还记得人家欠了他的钱。我和其他4名游客被分在一组,14:22进洞,是任我行队伍中最后一名进洞者。那4人是一起来朝台的两对,前面进洞的还有他们的朋友。4人中最苗条的女士先在大家的帮助下进洞,比较顺利,其后是她的男友。那男友身体稍胖,但在僧人的指点下吸气收腹,还是如愿进了洞。我是第3个,按照要领面向左侧身,双臂同时伸进洞内,先进洞的游客拉住我往里拽,后面的人抬起我的双脚朝洞内推,我扳着洞的内壁钻了进来。再后面是个妹妹,她那有一圈水桶腰的男友只能望洞兴叹。进洞前我还想着要对佛母说点什么,进洞后就只顾喊“妈呀”,后面进来的妹妹也是这词儿,别的什么都忘了。出洞的第1次努力失败,我因没有将双臂同时伸出,左胳膊被卡在洞口无法行动,只得退回重新按要领行事。上半身出来后双手扶在地上一点一点爬出来,根本无暇再顾及自身形象(但没忘了谢谢大家的帮助)。14:25出洞,前后只在佛母肚子里停留了3分钟,出来后连声说“重生啦,重生啦,我还是我吗?”

  也许是刚刚经过重生有点犯糊涂,我拿回交给队友保管的腰包系在腰上,回头又来找腰包,骑驴找驴不过如此。

  14:35出寺,走1500级石阶下山。龙平等因腿疼很不喜欢走这种路,我因为非典之后一段时间狂走香山石阶打下的底子,感觉倒还不错。14:53到达山下停车场,在路边凉棚里喝啤酒吃凉粉,晓宇联系了回台怀镇的车辆。车到后司机说还要等人下山再拉他们一起去白云寺,我趁这个时间进车里换服装,刚刚换下迷彩裤司机就张罗着要大家上车,先不等山上的人。

  15:15发车,途经修建中的白云寺,约逾15:30到达台怀镇汽车站,站内有回京的大巴。在中巴上与我同座的晓宇和老杜送我下车,我因恐带的钱不够回京花费,向老杜借了100元,之后挥别任我行诸驴友。进站见司售人员正在跟乘客扯皮,我耐心等了半天终于买到车票,上车后发现没有票上写的这个30号,回头找工作人员一问,才知道他们安排我坐大巴门口那个平时是售票员坐的折叠椅。

  16:12发车,走大石线。16:42过铁堡收费站,16:69入保定市界。此地山上可见残长城,包砖、拱门、敌楼清晰。此时是阜平县,382省道。17:53过定龙线阜平收费站,约18:57过阜平县平阳收费站,18:45入曲阳县界。途中听得在我后面上车、被安排坐在司机临时拿来的一把椅子上的小伙子抱怨那椅子根本不稳,车一开就东摇西晃,他的脑浆子都快被晃出来了。中途司机应部分乘客要求临时停车,让他们下来方便,我才发现刚才因体胖钻不进佛母洞的一名胖妹妹和她的母亲也在车上。

  19:20入唐县县界,19:39过北店头收费站,逾20:05过腰山收费站,20:10入满城县界,约20:30渐入保定市区,走七一中路由西向东穿越之;20:45过保定高速公路收费站,20:50入徐水界,21:05入定州界,21:30入涿州界,21:45过“河北—北京”收费站,21:47入北京市界,22:15过杜家坎收费站(是否是杜家坎我可能看得不准)。其后走京开高速106国道入西四环,22:32过西红门收费站。司机因对北京某些道路不熟悉而绕远,却因此方便了一部分乘客,后应他们的要求在玉泉营路边停车下人。22:48到达终点六里桥客运主枢纽,下车后看到从五台山汽车站比本车稍早一点发车的另一辆班车也刚刚卸下乘客准备进站。2005夏日大朝台活动结束。

  严格地讲,大朝台不仅要走完5个台顶,还要到台顶的庙里去烧香拜佛。我此行一佛未拜,一香未烧,还不能算是真正的大朝台,还是叫五台连穿更为确切。一步快,步步快,18日上午良好的天气条件,让包括我在内的多名队员也有了良好的状态,从而得以暴走到金阁寺,大大减轻了19日活动的压力,并最终得以及时赶上末班车,在周日夜间回到北京。如果当晚住在西台,我回京的时间恐怕就要推迟一天了。

  活动结束了却了我一桩心愿,不知今后时候还会再来朝台,但此行给我留下的印象一时难以磨灭,还是那句话:有一种徒步会刻骨铭心。

本文老者老狄精典造型:登山途中记笔记
途中休憩,左一为老狄
吉祥寺的山涧
阿斗在朝台途中
台顶草甸
中台途中
漫漫长路远
林间徒步
五台朝霞
东台的云海
东台云海
狮子窝的花海
告别吉祥寺
中台云影

  更多精彩文章与照片请浏览第六次徒步大朝台专题:一、戾太子版:第六次徒步大朝台全记录;二、老狄版:2005夏日大朝台豆腐帐兼攻略;三、姐夫版:第一滴汗——自虐,朝台故事;四、老K版:那个夏天,我们行走在五台山;五、如雪版:梦开始的地方;六、莫明版:我的朝台作业

晋ICP备05000212号
版权所有 山西太原任我行户外运动俱乐部
E-mail:taiyuandao@yeah.net QQ:37866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