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俱乐部章程   活动须知   活动介绍   精彩行程   精典活动   休闲娱乐   户外宝典   俱乐部论坛
20040221洽川温泉休闲游

  队员作业:天下温泉——作者:老浩子

  温泉是洗过几次,但都是天花板下的,而直接在天空下泡温泉,这是第一次。

  回家了,带一身疲倦和饱餐醋烹鸡翅的满足。泡个澡吧,身上腿上洗下的细沙在浴缸底薄薄铺了一层,随着手的搅动而不断盘旋、漂浮、下沉,象一盆小小的泉。温暖昏黄的浴室灯光告诉我:回来了,回到大城市了,在自己家了,在浴缸里了,可是所有的感觉和未消退的兴奋都把我拉回处女泉,陕西省-韩城市-合阳镇-洽川村-处女泉。(洽,音hé,地名应遵从当地发音。)

  起得早出被窝又快,身体不能很快适应早晨的寒气,对温泉的向往真实而具体。

  路上的大雾预示了行程的艰难,车过河津就一路颠簸,人象元宵在笸箩中翻滚跳跃,只比元宵多了无数抱怨。一个个脾气渐坏,怀疑起这趟行程的必要性和价值来,对温泉的期待变作遥不可及的梦。难得姓王的和姓树的两颗元宵好修养,学大话西游的唐僧,把元宵笸箩作了切磋学术的道场,给众元宵带来许多教益的同时分散了对乱蹦的注意,使部分晕车的同行不至于呕吐,真是功德无量。

  联结秦晋的黄河龙门大桥并不见有多宏伟,形势却险要。黄河夹山而出,在此处河道骤宽,水势由汹涌而平缓,奔腾轰鸣变作低吟浅唱,大桥就建在“瓶颈”处。车行桥上,右侧黄水滚滚,声势浩大,真似从天而来,左侧水波不兴,流速缓慢,颜色似乎也浅了些。

  过桥前行,路左河道宽阔,沙滩连片,芦苇茂密,让人怀疑温泉就藏在某处。然而还要向前,好在道路平坦许多,大家便作了摇好的元宵,安静中车过韩城、合阳。

  出合阳镇,周围平畴无际,视野开阔,大家纷纷说着地理的不公平,讲些羡慕当地的农民的假话,我也生出些莫名的空洞的愁来。还没等玩味这愁,就到了。

  房东迎出来,是热情且憨厚的中年妇女。一边道着路上辛苦,惊讶背包的巨大,一边招呼我们进院。大家却早被院外平场的几匹马吸引住,跃跃欲试,全然忘了旅途劳顿。我和小雨、太子等几人先进院查看,院子不大,右手一间厨房,正面是小二楼。房间格局很好,全是套间,干净敞亮,二层还有宽阔的平台。大家难掩兴奋,先行分家占床。

  等我们出来,已经有一半的人骑过马了。壁虎正骑了匹枣红马回来,人的急躁和马的疲惫相映成趣,都大口喘着,呼出的白汽被夕阳染成淡金色。那马左晃右摆,想把壁虎甩下来,壁虎操纵缰绳、踢打马身,不见效果,直等到马主赶来牵住了才有惊无险。壁虎的骑术是一行中最好的,他尚且如此,大家自然不敢再骑这匹马。

  从骑马的兴奋中恢复过来,大家开始打听温泉的所在。按照老乡的指引来到一处形似公园的地方,却被告知天色已晚公园要关门了。又平添了许多失望和怀疑,所谓温泉不会是公园里随便挖的什么大坑吧?

  悻悻地回来,饥饿如期而至。太子已经点好晚饭,最让大家期待的是小米稀饭——本年的新小米!



  不一会儿,饭菜上齐,也就是些土豆丝、白菜、豆腐之类加馒头稀饭,口味粗陋,让我无比怀念在望仙吃的侯嫂汤面。有几个人面露难色,吃起来却当仁不让,风卷残云般扫荡干净。都饿了!有人还不够,继续要馒头,房东说:“没有了,只有馍” ,不知谁应了声“要的就是它”,然后低声说:“没有馒头有馍了,真幽默(有馍)了”。等端上来,一看是饼子,才想起来陕西人管饼子叫馍。

  吃完饭,游戏时间到。因为新人众多,自然是“杀人”。我因为和房东的儿子亮亮闲聊中得知附近鱼虾丰富,遂动了夜钓的兴头。而钓具已被借走了,只得提了捞虾的网箱拉上小强和毛毛去夜网小虾。工具是两头有孔的纱笼,宝玉的碧纱橱大约类似。房东讲纱笼里放点肉,用鸡肠最佳,把纱笼沉于水草较多水流平缓处,十几分钟起笼,必有所获。

  远远地就看见一处水面蒸腾着薄薄白雾,旁边的芦苇丛也影影绰绰地看不真切。走近水塘,分明地感到温温的湿气,又怀疑是自己的心理暗示,就拿手试水,果然是温暖的,让人舒适得想跳进去的温暖。哈!看来温泉是真实存在了!

  和小强、毛毛聊着咸淡的话题,等虾入网,四周湿气笼上来,夜凉了。

  捞虾回来,院内已是一派篝火晚会景象。大家围了篝火“杀人”,壁虎咕噜着****普通话在旁边烤羊肉串,因外形酷似****且又系了条骚燥头巾,被众人称为“****厥烧烤大师”。

  把捞上的虾盛了,也有小半盆。拣个儿大的先串了,留着犒劳自己。河虾烤之,掐头去尾,味鲜美。醉虾一味,未及尝试,只好留待下次。

  小雨、飞飞早买了一洗脸盆的巨大田螺,教房东大火炒了端出来。于是法官和“死人”纷纷过来大啖田螺、羊肉串、虾串,活人和隐藏其中的“杀手”只有干瞪眼的份,只好哀求“死人”施舍美味。游戏风气大变,场上选手不论被“杀死”或“冤死”都喜气洋洋,迅速退到外围,大快朵颐,活人却个个垂头丧气,急着赴死,共产党员的样子。到后来终于散摊,里三层外三层包围田螺和虾串,冲进挤出,吃个不亦乐乎!

  顷刻间,田螺和虾被消灭得干干净净。继续游戏,我对此已无兴趣,自顾烤鱼。边烤边观察场上各人的表现。小S被歧视智商不够,却谈笑自若,而且是仅有的成功杀光所有人的两位杀手之一。新人JJ极其聪明,几乎不出两轮就可以准确认定杀手,而且分析得头头是道。

  由于有烤鱼夹,烤好的鱼身呈网格状,有点象松鼠鱼,鲜香咸辣,味美异常,古龙在楚留香(陆小凤?)中盛赞的张三烤鱼也不过如此吧。递给小S,他却问:谁烤的?回答:我烤的。接道:那不吃了。请:绝对好吃,先尝一口。小S面露难色,勉强咬一小口,顿时颜面展、笑纹生、涎唾吞,直接把一条都抢了去。大帅烤鱼从此声名远播不提,哈哈!

  夜深了,大家享用了一顿丰盛的宵夜、愉快的游戏,加上坐了十个小时的车,都累了,人渐渐散去。

  睡觉时发现暖气不热,空调只制冷不制热,被子虽然够多够厚,难免入睡时受冻了。正在发愁,房东大婶送来十几条电褥子。我因城里人的机心和谨慎,加之吃过HN人的亏,问了句:“不另收费吧?”心里早作了挨宰的准备。大婶一愣,看住我说:“不收钱,不收钱。”又赶紧扭过脸去,仿佛提钱很丢人似的。临出门又回头叮嘱道:“不要开在最高到档上,太热,小心烤出病来。”我不禁暗笑自己多心,又感叹到底是秦汉古风,不一样!

  一天辛苦就为了那神秘的隐在暗夜中不知所在的温泉。且睡了,看明日。累极了,躺倒便鼾声即起,只是可怜了同屋的兄弟,在大帅的呼噜和小S的磨牙声双重折磨中进入梦乡。不知梦里是否有芦苇荡中的温泉?

  醒来时,壁虎已经陪了于、树、王等大师晨起观鸟、拍鸟回来,个个双眼放光、兴奋不已,讲述晨曦中鸟儿的身影如何美丽,批评我们这帮懒虫如何错过了美景,辜负了韶光。引得大家心痒难耐,几口拨拉完早饭,赶去观鸟。

  据亮亮说,由于时至冬末,大多数候鸟已经北返,现在能看到的鸟儿种类已经不多,只有天鹅、白鹤、白鹳、黑鸭子等几种。真正赏鸟的最佳时节是冬天。大家不免心中遗憾。

  不多远,见到此行唯一一只白鹤,身姿优雅地在收割后枯黄的田涂中寻觅食物,不时轻盈地移动脚步,翅膀微张,轻拍两下又合住,妙曼如舞蹈,飘逸若仙子,全然不顾远处我们这帮人的存在。大家激动地大喊起来,用尽一切办法吸引远处“仙子”的注意,都毫无效果,只好放弃,不禁叹服“仙子”的贵族气质。此时,号子突然对着白鹤发出古怪的类似鸟鸣的声音“yo—ou—hiu——”,声调不高,在安静的旷野听得却真切。只见“仙子”若有所闻,往这边看了一眼,稍一停顿,扑扇两下翅膀,脚一蹬,凌空飞起,翼展宽广,姿态极其优美。几声鹤唳,已是从更远处传来。我忽然想起那个著名广告,只是这里盛产黄沙,不知道号子说的是不是“鹤舞黄沙,我心飞翔”。大家惊诧之余,纷纷赞叹号子外语学得好,堪比孔子的弟子公冶长,不但会听,还会说鸟语。

  经过一番泥泞中的行军,终于看到了成群的黑鸭子,静静地浮在水面上,风吹过才象小帆船般漂动一下,也有几个许是饿了,忘记了冷,倏地钻入水中,隔一会儿从前面几米外钻出,仰了头,作吞咽状。亮亮在身后喊“快看白鹳”,回身见两只大鸟在积了水的田涂中亭亭立着,果然与白鹤不同,身形差不多,却显得壮实,嘴巴尤其大,想必饮食结构和习惯也不同于白鹤。

  看完鸟,大家的泡温泉的心越发迫切,象经了动员的战士,渴望奔赴前线。进了神泉公园,以为可以直奔温泉,一条河道拦住去路,竟要摆渡。渡河方式与沈从文《边城》中无异,可惜拽渡绳的不是翠翠。争先恐后地过了对岸,大家却又不着急了,因为有一条似乎无尽头的长廊可以流连。长廊穿行于似乎更无边无际的凋黄的芦苇荡中,让人觉得仿佛联结着不同时空。果然一块写着“天下第一荡”的牌子宣示了这片面积达4万余亩国内最大的芦苇荡的气势。长廊边有断续相连的石制荷叶如同小路般隐入芦苇荡,旁边碑上写着“碧苇出神泉”,把人的思想带回夏天。

  长廊的尽头是汉白玉雕像“淑女出浴”,美女持瓶洗浴,美不胜收。相传,这里是周文王妃太姒的故里,她入宫前在此沐浴。此后本村成了内宫大选的必由之地,而处女们在入宫前必先到此洗澡,久而久之,只有处女才能在此洗浴,“处女泉”因而得名。我想:处女洗此泉,可入宫为妃;那么,男子洗此泉,一定可以入宫为太监了!

  处女泉古名“东鲤瀵”,泉水常年保持在29oC 至31oC,水中含有氮、钾、铜、硒、锶等元素。常洗此泉,治病益肤。怪不得美女辈出。

  “处女泉”边的木牌介绍,著名的“关雎”描述的就是这里的人文。“关关雎鸠,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浪漫啊!古人追求“窈窕淑女”何其大胆开放,而我等不会琴瑟、钟鼓,只好下水与淑女们嬉戏,“友之”“乐之”了!

  看着五十米方圆的池面冒出的阵阵热汽,感觉身上愈发地冷,身临温泉,竟生出怯意。终究抵挡不住嬉水的诱惑,大家匆匆更衣,哆嗦着跑过小道,下得池汤,好似元宵进锅。锅里真温暖,真舒服!

  幸福来的突然,大家有点无措,不知道温泉该怎们玩,该怎么宣泄泄心中的压抑和渴望,木木地站在水中,面面相觑。游泳似乎不妥,泡澡更加不该。大家拿身体去试水,水温热微黄;拿脚去试泉床,柔软如棉,一踩一个坑。等大家聚到了池中部最深处,离的近了,嬉戏打闹自然不可避免。一时间池中笑语翻飞,人声鼎沸。

  飞飞发现脚下有泉水涌动,兴奋不已,哇哇大叫。等我赶过去,泉眼却移了位置。原来,池底有多个泉眼,不断有温泉涌出,吹动上面的黄沙,黄沙又不断覆盖泉眼,使得我们感受到的泉涌漂移不定。刚感觉到似有温暖小手抚摸肌肤,轻柔细致,无比舒畅,那小手就消失了,只好四处寻找。还是飞飞有想法,不费心寻找泉眼,拿自己的脚作钻头,金鸡独立跳起水中芭蕾,转几圈就打出一个泉眼,享受泉水按摩的舒服。大家纷纷效仿,争当钻井工人。泉涌沙动,如绸拂身,“沙浪浴”洗得大家不亦乐乎。看着漫卷的黄沙,想起游鸿明的“下沙”,不过这沙不是下在天空,而是下在水中。

  正在享受沙浪浴,激动又有新发现:根本不用踩水,人在水中静止不动也不会下沉。于是会游的不会游的都兴奋起来,尝试作木头的感觉。果然!当我小心翼翼地放开救生圈,紧张地把自己完全交给这一池清泉,我惊喜地发现我真的没有象以往那样直接沉底,而是忽上忽下地漂在水中,水面最多没过嘴唇!好一个“处女泉”!

  太子因为负责拍摄任务,只好比大家晚下水,没想到却遭了众人的暗算。太子在岸上声嘶力竭地喊着让大家面对镜头,池中壁虎早做好安排。等太子“一、二、三!”刚喊出口,大家一起跃出水面,双手托胸,上身摇摆,齐声喊:“太——子——奶——”太子起初没听明白,还憨厚地笑着,等听清楚了,也拿大家没办法,只好摇摇头,骂一句“奶奶的”。小强和毛毛也被激发了灵感,表演起双人花样游泳来——小强猛地把毛毛举起,毛毛双臂舒展上举,留下“出水芙蓉”的玉照。

  小S故意搞怪,假装在身上狠搓,口中配合出夸张的呻吟,又从池底捞起黑泥捏成小球装作是身上搓下的污垢,惹得大家无比恶心,他却高兴得大笑。

  旁边壁虎已经游到淑女泉和大湖的交界处,兴奋地冲大伙喊“快过来,有鱼!”一个猛子扎下去不见了,好长时间才从水中钻出,身边四下看着,显然失了目标。

  号子仗着泳技好,悄悄潜入水中,靠近美女R, 从水中站起时,手中早捧了一坨黄沙,劈头盖脸连肩带背抹了一通。大家哄笑,R倒好心胸,不哭反笑,假装没事。等号子以为风平浪静,放松警惕,R突然联合JJ一起发起攻击,饶是号子反应机敏,仍被脸上胸脯抹了两把,狼狈是狼狈,却让其他男人嫉妒得牙痒。

  好在有创意无限的我发明了男女互动游戏——“美人鱼顶水球”,既替号子报了仇,又帮其他男人解了愁,有机会和众美女嬉戏。当我举起水球准备向R的头狠狠砸去时,大伙已经心领神会,从四周围上来,水球弹性真好,砸中头迅速反弹,另一侧就有人接住,边躲避美女的纠缠边继续向美女的头上砸去。进攻和防守阵营迅速形成,自然是依男女划分。男的将水球抛接传递,瞅冷子向圈中美女砸去,口中“噢噢嗬嗬”好似围猎;美女在中间左躲右闪,胆大的还冲上来抢水球,更激起了男人们的兴致。这个游戏真好,大家都玩疯了!

  打够了,闹罢了,终于安静。此时何事最相宜?宜游,宜睡,宜醉。游也游爽了,睡意又微朦,如果此时持爵而饮,纵情高歌,当是人生至乐!遥想当年兰亭诸友曲水流觞,不觉痴了。把酒壶酒杯在水面上推来推去才真正是推杯换盏吧?

  斜躺在水中,看池面雾气蒸腾,此情此景颇似“虎口脱险”中油漆匠、指挥家和大胡子队长相约土耳其浴室的场景,不知谁起个头就一起唱起来,“鸳鸯茶,鸳鸯心,你爱我,我爱你”飘荡在温泉上空。

  洗完“鸳鸯浴”,大家一步一回头地离开。其时红日高照,微风轻拂,白鹤翔黄苇,薄雾笼清池,恍如仙境。

  返程途中,壁虎买了蜜枣上来,要一颗吃了,甜得腻人,直糇到嗓子眼儿,仿佛印证着这次温泉之旅的极度甜蜜。

  收回神来,看着自己黄黄的脚趾甲,吟出一句“黄沙染玉足”,正好和上“碧苇出神泉”。

  洗完澡摸摸皮肤,干燥、微涩一如平常。回想去年骑车去顿村泡温泉回来,浴毕大爽的感觉,不禁怅然若失,大约自虐和腐败的差别就在于此吧。

  看着已经洗去黄色的我的玉手写下的这篇文字,不禁有点遗憾,也许这黄色该再持久些。

更多精彩照片请浏览任我行户外论坛

晋ICP备05000212号
版权所有 山西太原任我行户外运动俱乐部
E-mail:taiyuandao@yeah.net QQ:37866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