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列表 回复 发帖

贺岁行------拜见四姑娘

 

 

贺岁行------拜见四姑娘

 

开篇语: 2008110日凌晨两点多疲惫的回到温暖的家。920点的班机因为航空管制一直延后到零点5分才登机,本想酝酿着依依惜别的情绪离开雄伟的重庆机场,却硬是被几个小时的等候折磨的荡然无存。仓皇逃离加极度困倦是我留给最年轻的直辖市的最后印象。2008年的贺岁之旅就在夜深人静的天幕里,腾空而起,逐渐远去......

 

                                                  

                                                    (一)           投名状fficeffice" />

 

或者,每一个投身户外领域的人最终的目标就是上一次高度和雪盖并存的山峰,我也不例外。一直以来登雪山就是我心中的一个终极梦想,无论是激情欣赏图片还是沸腾冲击想象中的图片,高高的、扑满皑皑白雪的山峰都激动着我那颗蠢蠢欲动的心。始终觉得,那还是个遥不可及的梦,于我来说,技术和体力恐怕都是难以担当下来的。记得在小五台,领队晓宇很认真的对我说过,他愿意带我去雪山。我猜就是那时候起,我开始有了点信心。一个强者对你的肯定无疑就是一种巨大的鼓舞,没人愿意鼓励一个弱不禁风的人去尝试不合适他完成的事。

 

当听到有去四姑娘山大峰做攀登的计划时,我想我是毫不犹豫就报名了。

毕竟是第一次,想象困难的程度达到危言耸听的地步也很自然,即便号称某年度最佳女驴,于雪山来说,我还只是个雏儿,还只是个新驴。登山注定是我的弱项,没有哪次不是异常艰辛。

 

想来好笑,仁者乐山智者乐水,我非仁非智,也叶公好龙般喜爱着山水。用眼睛喜欢和用脚步喜欢,完全是两码事。大部分人选择用眼睛,而身为驴子,脚步更甚于眼睛。我们豪迈放言,要去丈量,这话我先生听了,没有语言,只有表情------嗤之以鼻。他想不出自己老婆究竟怎么了,疯而傻的去喜欢了这样一种旅行的方式。老实说,我自己也不是很明白。但那山,就矗立在那里,它骄傲的俯瞰着你,它凭什么骄傲?我为什么不也骄傲?征服,这个词就要脱口而出了,但,山可以被你踩在脚下,却不是征服。我想要的,只是走过;我想征服的,只有自己。我想证明自己,取证的道路就只此一条,去准备,去寻找,最后拿到确凿的证据,在自我裁定的法庭上,用事实证明一件并非不得不证明的事-------真喜欢,无畏并大胆的说出来,哪怕被拒绝。

 

是的,不可抗拒的外因太多,舒适的千篇一律的旅行随时可以,选择舒适之外的更有趣儿的方式,即使没有达到预定的目标,才不会后悔。所以,既然条件具备,为什么不去尝试?所以,我要准备,准备人生的第一次雪山的攀登,哪怕没有雪,哪怕没有成功!

 

20071230 ,就在这天,我和********姐妹们一起踏上了开往四川成都的火车,投名状已下,集结号吹响,不管将要面对的是什么,显然,一切都已经开始,无法再回头了......

 

 

 

(二)           集结号

 

晃荡了28小时,一路愉快的来到成都天府之国。安排就绪,时间不多,赶紧适应先。

很难适应这300米海拔的成都平原。

 

气候宜人的成都,下榻处文君楼充斥着凤求凰的古老气息,木楼木茶座,一院满庭芳,腊梅清香,古朴悠然,与冰封寒冷的家乡不可同日而语。一年前的夏天曾经在成都逗留一天,这个陌生的地方又勾起往日无限的回忆。著名的成都小吃与自己一贯的胃标准相去甚远,互不接受。山西户外联盟四姑娘登山队上下二十口人,集结在这样一个以吃闻名的都市里,弟兄们,姐妹们,还是自己看着办吧,总有一口适合你嘿!我只能说,除了水果,我饿着呢。

 

大家分拨儿拣爱吃的狠吃一顿,集合一起逛晚间市区。富饶之地,闹市繁华,看着真舒坦。放归山野那叫驴,身处都市那才叫正常人么。好地方客居一阵子,怡情啊。不过好景不常,过了今晚,就剩下艰苦了。

一夜无话,睡饱了明日赶早,进山!

 

我们将去的,是四川阿坝藏羌自治州小金县日隆镇。早起上大巴,看见了老熟人晋城铁三角组合,真是意外而开心,打趣儿说,又遇见你们仨,真没意思呵呵。

 

应该说,自打坐上开往日隆的大巴,心情就开始复杂起来。领队把该安排的全安排好了,可未知的变数还有很多。一如谷子地等待集结号时的阻击战,仗是非打不可,关键是打到什么时候为止。****上膛了,保不齐是臭弹,人已出发了,未来是什么?

 

未来是层层高度的攀升,未来是西岭雪花飘。车行至嘉绒,漫天雪花飘舞起来。我很紧张,紧张保温杯不保温,紧张食品还没购买,紧张说不来的紧张。居然不是兴奋?!很奇怪。集结号里九连的弟兄们都不怕打仗,但怕死。可我现在连该怕什么都不知道。3000米的山已经是小儿科,5000米的呢?高山反应呢?突然之间没有了一点点的自信,冷的感觉已经扑面而来,而这才2000多的海拔,再往上走呢?九连听到那永远也不会吹响的集结号就可以撤退,我的下撤暗号是什么?莫名的,暗示性的,似乎高反的头疼这就开始了......

 

巴郎山口,好高啊。云海弥漫,国宝大熊猫就生活在这仙境一样的地方。呵呵可能也只适合神仙和熊猫居留吧,到了这个高度,人下车顿觉气短头疼,肾里被气压搞的很窘迫,尿意盎然的。小跑两步找个背风旮旯放水,开闸的感觉似的,高原撒尿都不一般。想起****之行,一样一样一样的。巴郎观景台上放眼望去,公路壮观蜿蜒,开辟它,是需要种精神在里面,途经它,天啊也需要。

 

翻山越岭之后必然会豁然开朗,必然要惊现一种景观。所以,当远望到四姑娘山著名的一角时,惊讶都免了,仿佛它注定会出现在那里。那就是,那就是接下来两天内我们要近距离接触的,山。

 

日隆小镇,因四姑娘山而闻名。离家的时候,我妈说,五姑娘要去见四姑娘了?我在家排行老五,老幺。现在幺妹子山已经就在眼前,只能说句大话,这是历史的必然啊呵呵。又进****,又见藏民,又至高原,天蓝蓝,蓝蓝天,想不晕都不行。接待我们的是个叫六哥的藏族男人,典型的。去买食品时听到些关于他家兄弟们的事迹,不久前的一次山难里,他的三哥因救人而罹难,我记得很清楚,告诉我们这个故事的女店主,用的是“牺牲”这个词语。藏族三哥牺牲了,前仆后继的人们还是不屈不挠的前来登顶置死的风险于不顾。山的儿子一个个留下来陪伴山父,更多的人依然无所畏惧的继往开来。不能想,无意里丢失生命的人有什么资格让其他人因为你的无意而丧失生的权利?敬佩,敬佩六哥家族的人以及所有做高山协作的人的敬业精神!欢迎你来,更欢迎你平安而去,不只为你自己,更为无辜而高尚的人......

 

从来宗教氛围浓厚的地方,临时信仰一下都是有必要的。我赶紧不还价的买了一串藏式珠饰郑重的戴上,活佛保佑,祝我平安。

 

四川的****,饮食不敢恭维,除了辣没有其他口感。即便有,也属于客套。吃不好,可以怪自己;吃不饱,呵呵还得怪自己;吃坏了,丫的,一句话,祖国太大了吃文化太发达了肚子太不争气了,就这样。半个晚上在没便意的状态下闹肚子,半个晚上在丝丝寒冷里无法入睡。饥寒交迫就是说这呢吧。

 

2 日早,部队准备开拔,长官宣布任务,务必于8小时内到达大本营。我们的队伍向前进,粮草辎重先行,步兵在前,骑兵断后,狙击手爆破手机枪手甚至伤员都整装完毕,电台调频,OK,出发!

 

轻装徒步是我这个步兵的强项,但一般规律是,预热时长点。攀升没多久就落后了。走时候就没敢多穿,太了解自己了,就知道汗气腾腾的会热。可惜,穿的少依然不会对提速有帮助,腿灌铅的阶段总要熬的。出发前虽风排长就下令,带挺重机枪------尼康D80,排长说他亲自扛我才放心带上的。口袋里就一把勃郎宁自卫小****------索尼卡片机,转过山头就看到了想拍的,再走几步,又看到小荷才露尖尖角的四峰,漂亮啊,终年积雪的山头,幺妹子就是美。

 

美的东西就不能随便亵渎,所以我们不去呵呵。四姑娘家族的大姐就随和多了,所以我们就爱去她家串个门。但她是少数民族的,所以我们先学习人家的基本礼仪免的唐突了。学习的过程总是要付出努力的,所以我,资质愚钝就费点劲了。喘着粗气儿到了白塔边,一屁股坐石头上龇牙咧嘴哭累,大姐什么话也没让让,还跟远处微笑着看着我,老四傲慢,三角形的脸冷若冰霜没个笑容。周围是一群围观的藏山民族同胞,一个个同样的面孔,群山都是白色的羊毛帽子,黛青藏袍,个头也都差不多高,不过我似乎听得到他们都在一起说,扎西德勒拯救,欢迎来做客......

 

改骑兵吧,入乡随俗,先学骑马么。坐骑叫枣牛,一匹8岁的公马,很有个性的男孩子。我跟它交流学习的第一句话是学打突噜。打马上山,走在边峰,看四周草场看远处白雪山峰,心旷神怡感觉非常棒,觉得自己就是个牛仔,大气磅礴的背景,能让人耳边真切的听到胜利女神的召唤,我想象着枣牛再来一声悦耳的嘶鸣,前腿离地,雕像一样造型一下,啧啧,拯救牛仔策马扬鞭驰骋的形象就定格在四姑娘山下了。据说高反之一的表现就是白日做梦-------哈哈见笑见笑我的不合时宜的浪漫想象。马背不是很柔软,跨骑不是很舒服,但总归是省劲儿多了,就这样骑了一段,怕骑懒了又改步行,步行累了再改,穿林翻岭,倒也惬意。冲大本营的前一段路,我自己走上去的,4000米高了,走的那叫个辛苦,辛苦到委屈的想放弃次日的冲顶,从走走歇歇到一走就歇再到只歇不想走,只觉得扒的连肉也去掉只剩骨架都不想再走了。顶峰越来越需要仰着脖子才能看看,高峻的山逼的你越来越需要只有不看它才有走下去的希望,狙击手爆破手们已经在大本营扎营了,后面的都是老弱病残妇,有人喊加油也懒得被鼓舞,丫的,总要走上去么喊什么喊。

 

风呼啸着来,打着晃儿挣扎到大本营,终于。

构筑工事,埋锅造饭,明天才开始真正的战斗,不是阻击,是冲锋。换句话说,明天的战斗不止是打退敌人,还要全歼敌人,不止是守住阵地,还要夺取地盘。“抢钱,抢粮,抢地盘”

 

帐篷里我照了照镜子,拯救啊,你能抢到吗?

 

没什么晚间娱乐活动,满天繁星手可摘,我欲乘风恐惊天,今昔何昔?玉宇琼楼,月光宝盒,大风起兮,我心飞扬。摇啊摇,摇到外婆桥,宝贝,睡了......

 

一觉到天亮,好事情!

早起4点神清气爽,耳不聋眼不花头不疼瞅谁谁顺眼的。

 

不是谁都跟我一样状态良好。二十多个兄弟姐妹,按时能出发的只有十四个。其他人都拿“登高反应证”(这话来自虽风)。上高海拔地区,不是谁体格健硕谁就能来的,高反要找谁,躲不掉。再次感谢老妈老爸给的基础好,愣是跟高反say goodbye了。

 

突击队出发,头灯点点,与星同辉,煞是好看。后来我们几个都说,得亏是黑夜里瞎走,若是白天看着路冲顶,早打退堂鼓了-------足见冲顶之路堪比蜀道。

这里的高山岩石风化严重,都是利刃般的片状岩,还都刀锋一样斜插着,看那意思是谁上割谁。向导熟门熟路的就跟回他家似的,带着我们绕来绕去盘旋而上,状态再好,也还是撑不住往5000米冲的艰苦,又不敢撒开了坐下休息,好好歹歹死撑着也得走啊,不然连起码的体温都保不住。丫的向导跟猴儿似的敢在这个高度小跑,窜上跳下的前后联络我们,简直就不是人,我意思是,估计他不会走路的时候就先学会爬山了。就双旅游鞋就能如此厉害,天生的山神之子。

 

晨光微曦的时候,基本就在山巅了。当然,更高的顶峰还远呢。风很大,能戴的都戴在头上了,还是觉得呼呼直灌脖子。排长高反留守了,重机枪他留着防身吧,这时候只能靠勃郎宁了。远眺山峦静谧无声,在日出的映衬下那道光影给群山镶上了一道金边。在任我行的出行历史上,这样的景观不是没有见过,而在此时的高度,看梦想之旅上的那道金边,味道不一样。你冒着骤风严寒,千里迢迢,胸闷气短的爬上一个从未企及的高度,在主观上就很想崩溃的时刻,回头看到佛光一样的太阳前奏,厚道仁慈千年不动的山峰群,给你沧桑里一个明媚的希望之光,还不赶紧的?抖擞下精神,激灵下斗志,你是战士,在你即将弹尽粮绝的时候你的后援赶来了,那时刻,就连你的后援也会说,“800人把5000人的阵营搅乱,我们必须出发,我们太需要一场胜利了”--------就这样,山字营才可以大败魁字营,弓箭手也可以消灭洋枪队,打完苏州打南京,庞青云是你也是我。

 

在垭口,日照金山。垭口之上,顶峰已不遥远。

风,更猛烈了,太阳的出现让风做最后的抵抗。突然感受到了冲锋衣裤的精妙之处,我似乎看得见这种专门的户外面料正在发挥着它们抵抗风雨的集体力量。吹在脸上的感觉是尖锐的,吹在面料上,是钝钝的,5000米处大风的威力在科技面前,无力而软弱。无外乎有人说,世界级登山队伍们之间实际上就是在比拼科技含金量,好的户外装备和功能服装对去完成不可能完成的任务的人,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没有基本保护,就没有一个个奇迹征服的诞生。呵呵冲顶时也没工夫想别的,头不敢抬怕吹,只好低着能思考的脑袋想想追根溯源的废话么,分散下接近崩溃的距离,缓解下被摧残的痛苦。手套里的手指逐渐恢复了灵活感应,迈不动的步子为了胜利也活泛起来。精神不灭肉体不死么。丫的老子35岁就在顶峰骄傲一下吧!

 

大峰背后还有积雪,总算找着点雪山的感觉。顶峰约50多米处有一大片雪原,比较平缓,比较深厚。天空此时有神鸟在翱翔,真真切切的那种翱翔,它怎么不呼啸几声呢?鹰隼自古就是骄傲的,最高的天是它独有的舞台,最犀利的眼神是它独有的武器,我等凡人,于它眼中,或者只是蚂蚁草芥一般,它不会轻视人,但它确实可以俯视人,高傲与山峰同在,与天空并齐,我们眼中的它和它眼中的我们,都是渺小的。若一定要找一个共同点,就是都在这山上落脚过吧。

 

顶峰到了。

地方不大,容不下多少人撒野。远处云海茫茫,不同凡响。想感慨一下“昔日子登泰山而.......”觉得俗不可耐,费老劲登顶已是大势已去,上来就上来吧嚷嚷什么酸言腐语,手搭凉棚观望观望,不能撒尿做记号,不能刻画某某到此一游,巴掌大的一席之地,脚步来过,人,可以闪了。六哥和向导蹲在朝阳的旮旯吸烟唠嗑,休闲的样子也让我觉得,能上大峰是没什么好勾勒的,无非一座山无非一点高,平常走走,平常回。幺峰就在身边,看她秀美身姿冷竣婀娜,想来哪天上得去了,也还索然无味吧。连长谷子地,奔波多年为手下兄弟拿回了该得的荣誉,墓前一曲集结号,圆满了汶河阻击战没有听到的撤退令,带着战争的创伤享年平身盍然而去。也许结局真的不重要了,过程才是我们最需要和最享受的......

 

下撤就容易得多了,尽管碎石片滑坠着往下走也很不寻常但,下山毕竟快了许多。终于又明白了为什么登山的人都戴头盔,人在放松的时候丧失警惕很危险,战士可以死在战场,那是光荣,死在不该死的地方那是悲哀。上山不能****,下山更不能****。所以当我坐在石头上喝水的时候,向导和领队都在大喊,别停下来,离开这里再休息。滚石落下,砸了白砸。当然是这样了。

要多疲惫有多疲惫。疲惫到连鸡汤都懒得喝上一碗。

拔营回家。又是一长段路要走。骑马还是徒步?

 

 

 

 

(三)           --

 

电影《色戒》我还没来得及看,但还是想引用这个名字做小标题。2008年的开年驴行是四姑娘山大峰的攀登,2007年岁末贺岁电影有一部叫色戒。

 

徒步返回日隆镇后,休整,聚餐,回成都。还是在巴郎山一带,我们有幸观赏到了大面积的云海和雾凇现象,满车的人叹为观止。上了山,看了云,此行不虚啊。

 

次日送别大部分朋友,我和几个同伴还有在四川继续逗留的愿望,去重庆。我想,也是时候观光斑斓秀色的山城风光了。

 

由成都去重庆,一个省会一个直辖,注定是都市色彩的风情。很有趣,想乘坐成渝高速列车去,却错过了时间;想乘坐成渝新干线,却上错了大巴;想住在两江之滨看不夜江景,却下榻了闹市宾馆抬眼就是对面大厦。一路将错就错,错的也不亦乐乎。

 

城市之色,色在光怪陆离,色在城景规划。成都魅力,在富庶天府,重庆诱惑,在滨江古远。成都人的悠闲全国知名,几张竹椅一杯香茗,四人一伙就能开摊子当街搓麻了,横穿马路步履闲散,你急?跟你笑笑还是悠哉着走,你笑?那我还停下跟你唠唠呢,高级轿车满街跑,开车不算牛掰,拽就拽在能让车躲人!重庆人看着淳朴多了,街道不宽摆不了麻将,难得晒到太阳就使劲拔高楼层,富丽堂皇的大厦之间备不住就有条百多年的石板小路。嘉陵江妈妈依偎长江爸爸手挽手之间托起了一颗明珠,华夏江河一起恭喜恭喜,重庆喽。夜色撩人,成渝两地一样的流光溢彩灯火万家,城市的成色,就在这火树银花里绽放出异彩纷呈!

 

大都市一般都大同小异,在重庆,就别有一番风格了。山城之誉来的实在,楼盘多有以半岛命名的,建筑楼层会让人找不着北,在洪崖洞,我们从街道进入一楼,看电梯显示却在四楼,透过观光电梯一看,原来下面还有多层,再想,可能走过的那条街道已经被挑高了。去著名的刘一手火锅吃饭,电梯里地面只有三层,地下却标注已达负六层。中国雾都名至实归,过嘉陵江缆车,本想拍些空中公交的概念照片,雾茫茫一片无法按下快门。重庆楼高地面逼仄,同伴说,脖子就没舒服过-------总得仰头看么。解放碑中央商务区过40层的大厦比比皆是,英雄的重庆解放纪念碑或者在当年也算标志性高层,但现在,它只能说是个小弟弟了。陪都重庆,********的年代里这里曾经发生过很多英勇的革命故事,至今在街头看到肩抗扁担的挑夫,都会让我想起那年那月我军乔装攻克敌人的红******。川人猛,猛过张翼德,女司机开车都像玩命,车流里左右奔突,面无惧色,遇到阻拦,川语国骂,一泻千里。

 

食在广州,是说南人除了人什么都吃,吃在四川,我看就只能说,没有辣椒花椒他们就不会做菜肴了。辣在成都重庆,或者整个四川,最终形成了妇孺皆知的菜系,地理人文造就了中华美食文化里一枝特色奇葩。改良版的川菜,已经越来越为全国人民所接受(我例外),和我一起留在重庆的几位同伴,似乎是卯足了劲来叫板儿的,他们吃辣的严重,在重庆美食街上令当地人也咋舌。惟在此时,我才无比怀念酸酸的醋,那简直是香甜的醋了。

 

入川十日,唯一的一顿饱饭还是在磁器口吃的。糯滑的鸡汤,可口的大米,清香的蔬菜,吃饱的感觉就是好啊。

 

磁器口古镇年代久远了,尽管政府不断的修缮粉饰,但在小巷深处,你还是能够找到岁月的印痕。临水的古镇,似乎都有那么点子雷同,白壁黑瓦,木制楼阁,青石板的台阶,一只老猫懒懒的晒毛。我们钻进七拐八拐的巷子里,果然看到一位百岁老妪,不知是嫡传第几辈的子孙们正陪伴在她身边,一条表情忧郁的狗毫无狗性的看着我们手上的家伙,蹲坐一旁。老人不愿意被拍照,甩甩手拄着拐棍回屋去了,狗儿没跟,目送并继续忧郁的守着家门。

 

古镇主要街道上热闹非凡,一水儿的打着某某老字号总店的招牌,游客多的像四姑娘山路上的马粪。小玩意儿很多,目不暇接,钱包瘪的很快。

 

钻进一条没人的巷子,左拐右拐的进了个大门,里面一群川剧票友在排练剧目,我还担心打扰人家,结果是谁都没正眼瞧过我。这个小院子很特别,正中大殿下有一长溜雕塑,栩栩如生,反映的像是战争年代重庆码头的民生,那个国民党军官的制服一看就是军统特务的。票友们很专注的排练,我想起了刘德华学变脸。唉,顿时觉得自己实在不是个具备古韵的人。轻轻退出院子,继续假装挖掘古镇风貌吧。

古色古香的磁器口古镇,不长的一道老街,从它的另一个出口出来,就是各种风格的饭店食府了。

 

色于古镇而言,是单调的,老木原色和纯粹的白,纯粹的黑,再加上代代居住的人,色的表面似乎丰富了许多。我猜,寻访古迹的那种心情应该还是只有黑白两色的,才能真的找到点什么吧。

 

返回市区,重庆夜景被雾气掩盖掉不少。有同伴在20年前来过这里,当时年轻的他在登高后为壮观的火海一般的重庆夜色倾倒。如今故地重游,很想找回当年的那份迷醉。可惜的是,20年巨变,山长水阔,物是人非,祖国西南重镇而今改天换地。想起我们5人在陈家坪汽车站茫然的样子,大概也等同于他再见重庆夜景时的迷茫吧。

 

灯红酒绿可以展现繁荣昌盛,也可能鱼龙混杂藏污纳垢。五光十色的霓虹灯,是城市名片上华丽的花边,也会是提醒你留神短暂黑暗的戒尺。我想,每一个城市里都有它鲜为人知的龌龊面,每一个变革都将可能引起泥沙混下的后果。美丽的重庆适逢10年直辖纪念,富饶的成都迈开脚步发展,2008的新年期,一个良好的开始期,在四川成都,在直辖市重庆,尤其在海拔5000米以上的四姑娘群山,新年的拜会,贺岁一样的旅途,我将记忆许多年......

 

[ 本帖最后由 虽风 于 2008-1-12 11:43 编辑 ]
30以后才明白,要来的早晚会来;30以后才明白,从头开始还不算晚;30以后才明白,精彩只是刚刚来...
期待已久了啊!!!!!
只有俺们想不到的,没有楼主做不到的!佩服佩服!不仅仅是登山的壮举,不仅仅是随意挥洒的文章!看似信手拈来,却无处不用情,用得深用得专!有血有肉有筋骨!最最关键是看此贴如饮佳酿但求一醉,但求一醉!老拯,老拯~~~~十年之内,痛饮一遭哇!痛哭一遭也行呀!
老拯的文才真是高,的确叫人不得不佩服 ,冬天的四姑娘雪山没有上去过 但是夏天倒也 曾经路过的 没有想到老拯笔下的它 竟然是这样完美 叫人真是后悔也 来不及哦 佩服!佩服!佩服!
佩服中.................................................................
看着人家拯救拿上《四姑娘山登高证》,我只能拿上《登高反映证》了!!
忻州任我行户外运动俱乐部
忻州任我行户外休闲用品店
忻州任我行崔克单车生活馆
忻州大行折叠自行车专卖店
http://www.0350hw.com
34068510(3群)、64626505(4群)
46752063(单车群)QQ:138446006

原帖由 虽风 于 2008-1-11 10:02 PM 发表 看着人家拯救拿上《四姑娘山登高证》,我只能拿上《登高反映证》了!!<img src="http://www.sxoutdoor.cn/bbs/images/smilies/default/sad.gif" border=0 smilieid="2">

、驴头谦虚了 没有你的带头就没有我们的成功 再次感谢

——  登山可以让人心灵宁静 心胸宽广
七月骑青藏线时,女朋友发来信息,说你刚环完青海湖,我那时人和车已到茶卡,愿下次路上相见!
我是一只孤傲的雄鹰往梭于炫喧和寂寞间累了 我歇下来欣赏曾走过的痕迹 那有我的回忆叠加成一种难忘的轨迹我不断的飞又停下来 再飞…… 拥有的翅膀只为了完成我的使命----飞
顶一下, 占个座位明天看

应该再补充些话。

有很多驴友都在随时关注着我们的行程,

他们做为家里人后方人,确实给我们提供了精神上的支持和安慰。

出发前,有友相送,回归时,有友迎接

有的时候我会觉得,我们几个人的出征,似乎就是带着身后N多人的心一起走

感谢他们

无论平时怎么玩笑,说感谢的时候,我都是诚实的、真心的。

 

 

儿子的电脑还可以上,趁着他们睡觉我赶紧处理照片。

8000字一气呵成是感受,

800张照片的整理,那是体力活儿啊。

嘿嘿,咱上了四姑娘,有的是体力。。。。。

附件: 您所在的用户组无法下载或查看附件
30以后才明白,要来的早晚会来;30以后才明白,从头开始还不算晚;30以后才明白,精彩只是刚刚来...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