俱乐部章程  活动须知  经典活动  精彩行程  拓展训练  休闲娱乐  会员风采  山西攻略  户外宝典  俱乐部论坛

03

20070101任我行第九次徒步大朝台专辑

  2007年元旦任我行第九次徒步大朝台专辑:1、朝台:可以实现的梦想(婉约一江水);2、2007年元旦血葬朝台全纪录(血葬);3、2007年元旦朝台---再次净化我的心灵(作者:长发);4、我被朝台撞了一下腰!(2007元旦冬季朝台手记)(西子)

我被朝台撞了一下腰!(2007元旦冬季朝台手记)(作者:西子)

  我叫西子,来自导游这样一只独特的队伍,五台山对我来说熟悉的如同走自家的后花园。喜欢浏览太原道,不小心闯进了任我行。一眼看到07朝台征集贴,四个字“激动,犹豫”。激动--因为徒步是一种古老的朝拜,虔诚。犹豫--缘自手头工作太多,不一定有时间。

  我开始逢人便说朝台之事,这是我惯用的招数,把自己逼到绝路,就没有后退的理,只有前进的份儿了。没想到意外收获了一个同伴,我的圈内好友常想。一起去报名,棉叔热情款待,在等待了40分钟后,得到了棉叔为我们煮的三年普洱,心情舒畅。报名费250元/人,数字吉祥,如我的小名一般。开始购买必备的装备。在血葬的促销下花350元购得一根日高登山丈。(在北台的路上蹩断)小宇哥哥大呼“专业”。(注:如有人开户外用品店,建议聘血葬为销售代表,绝对只有买空的可能,没有卖不出去的意外)

  工作依旧忙碌,30日结束领导交代的工作。晚上见到大帅小宇哥哥,天气寒冷并下起大雪,再次激动。与此同时,感冒病毒也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附注体内。开始发烧,担心朝台之梦终成空。31日,出发前6小时,群内见到小宇哥哥,谎报军情,但依然被劝退出。固执的我,不但不退出还在出发前2小时在行者购得备用抓绒衣一件,手套,头套,东西齐了。提前30分到达集合地,见到血葬,良好,一阵大侃,小宇哥哥带着火车票到达。崇拜啊!对他印象良好。突然,一小股队伍冲散了我们,原来是血葬的家人来送行。晕,感觉象是来送光荣上前线的士兵。还特地跟我们合了影。血葬,I 服了YOU!

  通过各种检查后,上车,浩浩荡荡半截车厢都是我们的驴友,互相认识。1:21分火车到达五台山站。我和常想分到一间宽敞的屋子里。比我想象的好多了。休息两小时,3:00出发。我们是出去了,车却动不了了。等待,寒冷,责备,司机师傅开始狂抓头皮。5:00车发动了。迅速上车,开赴鸿门岩,车内一片酣声。6:10在感慨过五台的星星后我开始朝东台进发。冷!喘!仅仅偷拍了一张东方泛出朝霞的天际,已被队伍甩在了最后。狼狈!上到东台,卸掉装备,虔诚的朝拜了聪明文殊,心里一片清澈空明。

  下山,速度惊人,切路是我的长项。没办法,人懒。哈哈!肚子好饿,顾不得风大天冷,掏出自制的巨无霸汉堡沿着去北台的路,边走边吃。省时!路很平展,只是雪很多。走起来费力。路很长,前无老驴,后无新驴,一个人匀速,自认为速度不慢,突然,听到咯吱,咯吱踏雪之声,回头,吓死。是小宇哥哥。他是最晚离开东台的人,最少比我晚半小时出发。晕,他是跑的吧。表示怀疑。

  我已经很努力了,可还是跟不上小宇哥哥的步伐,只是几分钟,他就把我远远的甩在了北台的公路上。人真是乏了,但是不能休息,要不就更慢了。我开始胡思乱想,根据路面积雪铺陈的方向,我能辨别出前两天刮了一场不小的北风,而且,天气一定差极了,好多地方的雪已经冻实到能承受我的体重了。又一阵庆幸,任我行选的日子真好。天晴的象秋天,为我们这些新手第一次朝台留下了如此美好的印象。偷笑!

  远远看到有些东西在晃,一排排的。走近看,晕,是我们的队友休息过后准备出发。唉,还是跟不上啊。反正小宇哥哥也在,我也歇了吧。有一堵墙,还挺挡风的。就这儿了。抽一支在太原火车站买来的骄子牌香烟,还他妈真来劲儿。哈哈。卸下我的水壶,大家一阵狂笑,都说西子,全队人不带水壶都渴不死啊。超大个的。大家开始为我减轻负重,集中喝我水壶里的水。(早知北台续不上水,绝不让他们喝,一杯10块,我就赚死了。)

  休息了好一会儿也看不到后边的队员跟上来,算了,走吧。长发,精品,小宇哥哥还有我。一起走,我走在他们前面,到后来我的体力真不行了。感冒鼻子不通气,呼吸不了,风大,嘴也不能呼吸,我都快憋成茄子了。还没到华北屋脊的牌坊,我就饿的不行了,在坚持下,超过四头榆次的野驴,牛B 的很啊,啥装备也没,有个大姐居然是拄着从华山带回的拐杖上到北台的。佩服!饿了,不行了,一定要吃。我已经开始随着风飘了。再不吃,我就可以飘到中台了。掏出自制的大汉堡,又是一顿饱餐风雪。回顾了这半天,我就吃掉三个汉堡,要是让我爸妈知道,他们定会惊讶的掉一地饭渣。哈哈。

  常想跟上来了。我们一起走,可是,我实在爬不动了,死的心都有了。好不容易挪到牌坊,臭美的照了张相,可惜一点也看不出是我。看看还在山尖上的北台,我骂了自己一句,放着家里舒服的日子不过,老有病了。每挪一步都是艰难的,有时只是两步就要休息了。极度虚弱的我,已经无法抵抗北台肆虐的南风了,随时都有可能被吹下去。心中有个信念,不能给大家添麻烦,终于看到顶了,可是视线是不可信的距离测量。山上有个人,精瘦却健硕,如苍松般扎在山顶,眼神焦虑,我的偶像,小宇哥哥,我使出吃奶的劲儿向他靠近,可依然要用挪的。他走来帮我卸掉装备,我知道他是心疼我了,可是,他不知道啊,没了那东西,我的身体就更轻了,没有风都站不稳了,要是当时有一阵大风的话,我就直接OVER了,剩下的路都是左右晃着完成的。进到斋房,我就只有喘的份了。

  斋饭难以下咽,从没见过那么难吃的东西。面还是生的,三四跟摞在一起,我问师傅怎么办,得到两个字“吃了”。欲哭无泪。休整好后,我们向中台进军,我是笨驴我先走,我带着常想,后面跟着那四头野驴,他们不认识路。我切路下山很快,不知不觉就把他们甩了老远。正自得意之时,旁边多了个人,笑的很奸诈,是小宇哥哥,我开始讨厌他,怎么象个鬼魅?我努力让自己跟着他的步调,大喘如牛,在我强烈的要求下,他才放慢脚步陪我走。我们切了条被雪淹没的小路,很险,我差点滑下去,在我摔倒的时候,我看了他一眼,没有知觉的男人,他已经走了很远,这时我懂了一个道理,想玩户外就不要指望有人心疼,谁都没有多余的体力去照顾谁。一咬牙我从滑落的地方爬起来,回头看看,好悬啊,如果不是脚下的那块小石头,我定然要坠入深渊了。一点一点,爬回到能看到他脚印的地方。在实践中我找到了走雪路的窍门,用脚后跟跺着雪走会比较稳当。等我赶上小宇哥哥的时候,他一脸茫然,不知我在磨蹭什么。孰不知,我已是经历了一番生死。路还很远,我们继续。路上精品呼救,有两头北京的驴扭伤了脚,没有药品。我们加快脚步,到达早浴池。我没有休息,继续走,走的很机械,路都被雪覆盖了,而且很厚很滑,一个不小心就如刚才一样要下去了。下面是深渊,所以,我的每一步都走的都很小心,心里默默的祈祷。

  心无杂念的走路,原来可以很快,我赶上了一群北京绿野的驴,他们在雪里照相。没有说话,我继续走。原以为,小宇哥哥在救治伤员,定然要比我晚些到。结果等我上到中台找到休息的房间后,一推门,我就崩溃了。他在里面坐着抽烟,我真是死的心都有了。他是不是人啊?怎么走那么快?刚才切路摔倒扎了一手刺,大概有毒,拔掉手套看到左手肿状如汉堡。美丽的长发姐姐,出门不忘带眉夹,大家用头灯照明开始为我拔刺,我躺在木板床上,有点动手术的感觉。可惜,夹子不太好使,好心的阳泉三驴拿出珍贵的瑞士****。我靠,真的要动手术了。我抽支烟来麻木自己。随他们去剜那些深入皮肤的毒刺。(其实他们都看不见刺在哪儿,只是凭我的感觉哪儿不舒服就剜哪的肉,直到找到刺为止。)我靠着小宇哥哥,再次有想死之心。乏到无力吃饭。晚上与北京的驴睡一屋,条件不错,有暖气,就是人太多。我和长发姐姐选择打地铺,明智啊,避免了一场在9:00爆发的争床位大战。我无奈的笑笑,努力睡觉,那群北京的毛驴真能叨叨,烦死大爷了。此时才明白为什么小宇哥哥总说我象苍蝇。

  元月2日早,6:00与长发姐姐同行,天还没亮。星星眨啊眨的,月亮也出奇的好看是红色的。这是我在五台山见到的第二次红色月亮。想起没拜菩萨,所以就地跪拜。起身后,与长发姐姐切路去西台。天黑,看不清,一度怀疑自己切错了,直到看到先行者的头灯晃啊晃的才相信对了。在路上见到了另一种日出,天边的鱼肚白连两分钟都不曾停留就换成了一线紫霞,紫霞上抹着淡淡一层红晕。山顶部疏疏落落的积雪勾勒出大五台连绵起伏的山势。心也随之宽广无比。自古朝台,不就为得到这样一份心灵的纯静吗?此时,有一种天地任我行的狂放。这条路没什么难度,原本知道有条近路可切到斋房,但是结合这两天走的经验。觉得难度大些,放弃,还是走公路比较安全。问过师傅还有早餐。过个早,西台的早餐真是好吃啊,还有我的最爱香菇。喝了杯速溶咖啡,浑身有力,起身去吉祥寺,刚出门看到小宇哥哥,再次崩溃,真想用雪把他埋了。

  长发姐姐不熟去吉祥寺的路,我可是有了用武之地,带他们切了一个好大的陡坡,看到公路。坡陡,雪深,埋掉我措措有余。一路吟颂柳宗元的《江雪》“千山鸟飞绝,万径人踪灭。孤舟蓑笠翁,独钓寒江雪。”到达吉祥寺,吉祥宝地,果真如书中描述一般,只是我看到的更自然,没有苍松,绿草,山花,鸟鸣,只有在白雪覆盖下的佛光普照。寺外一股山泉,清纯甘洌,有冰做盖,有雪做饰,爬在地上用嘴直接去迎接这股圣泉,结果被长发姐姐拍到。用丈在雪中狂书“此乃吉祥智慧泉,喝!”我大笑,山亦大笑。与长发姐姐同行到狮子窝。一路欢歌笑语,朝台的苦与累,在节奏明快的咯吱声中被捻成了粉尘,随风而去了。

  很快小宇哥哥就追上来了。我们把他挡在身后,这样,我们走的还比较愉快,不然让他在前,我们感觉压力很大。快到狮子窝时,他超过了我们,我紧随他的脚印下到寺院。师傅很热情,要招待我用斋,我问他是否见小宇哥哥,他说都在里面。我以为所有到达的队员都在等着过斋,便随其进入斋房,挑起门帘才知道,他说的都在里面,指的是所有狮子窝文殊寺的僧人都在里面了。我靠,晕死大爷了。赶紧退出,狼狈啊。狂喊小宇哥哥,无人回应,心中有些胆怯,因为接下来的路我不认识了。 站在路中央,一片茫然,前路似乎有人坐着,也似乎是石头堆成的祈福小塔,我知道自己已经产生幻觉了。还是当他是石头吧。等我走到近前才知原来是小宇哥哥,我晕,怎么喊都不答应的人离我其实只有200米不到。牙跟紧咬,恨他。

  等齐长发姐姐,我们一起去金阁寺。路上看到血葬可怜的呼救“我没水了,渴”,三人大笑。在路上看到远处渺小的南台。真担心那四头榆次的野驴会崩溃,还是提前告诉他们一声,让他们做个心理准备吧。我大丈一挥,写就“对面山头就是南台”几字。心中觉得又做了一件好事。继续,到达金阁寺,无斋,有个防火队的房子,借宝地休息片刻,给家人报得平安,开始穿越南台与金阁之间的大片草地。长发姐姐的旧伤复发,体力明显不支,但是,她依然坚持要上南台。队伍越来越拉的长,小宇哥哥甩了我,我甩了榆次的猛驴,他甩了他的同伴和长发姐姐,再后面是两头忻州的驴,不认道,也跟过来了。

  穿越树林是最难的,根本看不见小宇哥哥的人,只有大大的脚印,我顺着他的脚印一点一点的挪步。才知道什么叫专业的,什么叫业余的。好不容易看到公路了,我的体力也耗得差不多了,大口驴喘,感觉浑身发冷。休息片刻,怕身体再冷开始慢慢沿公路挪动。在挪步中积蓄体力。大概到气象站时,体力恢复不少,留下大字“长发,加油”继续走,高歌许巍的《蓝莲花》,觉得自己的心是那么自由,那么大,没有任何一种容器可以容纳。切了一小段路,觉得挺不错,凭感觉又切一条,晕死,山似乎会长,我爬一截,他就长一截。后面的人跟上来了。我劝他们不要跟我走,路不一定对,但那两头野驴不听,当我爬到山顶的时候,我真是哭笑不得,公路其实就在山下,如果走公路必然早就到了。回头看看那两头与我一般的蠢驴,心疼不已,所以劝他们向右手走就可下山了,为他们省了不少体力。我没的选了,沿着山脊向公路靠近。下山后,就剩半条命了。小宇哥哥不允许我休息,说时间不早了。不能再耽误了。他已经把长发姐姐劝退了。我累啊,真的。我耍赖不走了。一定要休息,他根本不管这个,自顾自的走了。太阳就在我大喘的同时一点一点的躲到山后,留下一片紫红色的天。我知道再不走天就黑了,今天一定要下山。鼓励自己加油。在上南台的古道口,小宇哥哥开始劝退我了,说以我的体力,四个小时也下不了佛母洞。那怎么能行呢,南台就在我脑袋顶上了,你不让我上,开什么国际玩笑。我不理他,继续小步挪着,月亮圆的像玉盘,那么真实的在我的头顶,似乎伸手即可触到。它在跟我笑,冷艳又多柔媚,月光撒在我的身上,一种寂然的凄美,让我感慨了一下这么多年一个人孤独的岁月,似乎,没有人能看出来在我这样一个泼辣的女人内心里却掩藏着如此深的忧郁。倔强的我,不愿输给自己。我用尽最后一股蛮劲上到南台,身体需弱到无力支撑自己。大板巧克力,我和小宇哥哥一人一半,如蜡般失去了滑腻的巧克力是那么的难以下咽。

  吃过师傅为我们盛的汤面,在门外拜过菩萨,我们开始下山,南台的师傅人很厚道,一直送到我们下佛母洞的小路上,再三叮嘱我们要小心。月亮真圆,真亮,为我们夜下南台减轻了不少难度。坡很陡,两条腿不听话的抖动,想起“精神抖擞”的笑话,继续,走到麻木。路上有前驴的脚印,路还算好走。脚下一滑,我摔倒了,索性就由自己那么滑下去了。那个时候真的想就这么下去,一路滑到台怀镇该多好啊。苦笑,知道自己又在幻想了。体力渐渐恢复,一路彼此关照,下到佛母洞,眼望1560级台阶,我再次幻想把他变成滑梯。哈哈。那是不可能的。当老张头的车在白云寺接到我的时候,我真觉得,他那辆破普桑是我做过的最豪华的轿车了。车上老张告诉我已经有人为我留好床铺时,我知道是长发姐姐,心中无限感动,才知没白疼她。

  回到住地,大家像欢迎英雄归来一般为我鼓掌,我心潮澎湃,感动之心难以言表,我完成的不是一个简单的两日朝台行程,而是,对自己的一种挑战与超越。感谢任我行户外俱乐部为我提供了这样一次机会,感谢小宇哥哥一路漫不经心的照顾,感谢那些与我们同路的爱好户外的老驴,小驴,蠢驴,野驴们。在一片欢呼声中,我已酣酣睡去。

  元月3日早,7:00剩下的人去完成南台徒步,其余的人9:00出发,由我这个免费导游为他们讲解五台经典寺庙,由于是十五,所以我们在五爷庙都为自己许下了一份心愿。中餐后,为了圆长发姐姐朝台的遗憾,我们上了小朝台——黛螺顶。任我行的大旗在风野的挥舞下烈烈生风。我们心中无比自豪。队伍里可惜没有血葬,他为了省钱,没买防水的鞋,所以在住地上网,也就成为朝台多年来第一个在五台山发了贴子的毛驴,而我在这次朝台中被誉为导游界最牛B的驴友,驴友圈最牛B的导游。哈哈。

  我们于晚8:00安全抵达太原。圆满结束了2007年元旦大朝台。

  此帖于07年元月三日晚22:00开头,次日午14:21分完成。(23:00睡觉,10:00起床)

 
 
 
 
 
 
 

晋ICP备05000212号
版权所有 山西任我行户外运动俱乐部
E-mail:taiyuandao@yeah.net QQ:37866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