俱乐部章程  活动须知  精典活动  精彩行程  拓展训练  休闲娱乐  会员风采  山西攻略  户外宝典  俱乐部论坛

03

任我行2006年小五台连穿纪实

  文字:会非的鱼;图片:晓宇等。相关内容:任我行2006小五台两日反穿作业

  小五台穿越纪实 

  所有的自虐,痛苦是在路上,快乐和回味总是归来之后的事情。 

  走小五台是在大朝台之后定下的计划,太原的俱乐部一直没成功连穿过,意气风发之下便有了进一步挑战的决心和勇气。 

  其实更远可以追朔到五一节走“库布奇”的时候。那时同行有北京的驴子,在沙漠中不见其身先事卒只见其苦苦支撑,出了响沙湾却又精神矍铄,在向同行的记者大谈其走小五台如何如之何的英明神武,我“知而恶之”,但小五台那时已经印在脑海中。 

  行前 

  走小五台前准备是匆忙的。 

  行前的准备会因出差没有参加。14号的中午才从大同赶回太原,急急买了些吃的,急急地回家收拾包,又急急地赶到俱乐部。所有这些急我倒认为是好处,因为出差的日子,没有网络,没有“杀人”,晚上无聊地只能充分地睡觉。 

  对小五台的艰苦我是有一些认识的。倒不是因为北京人的吹嘘,更多地是看到了许多失败的案例,比如去年俱乐部的强驴们就没有成功,今年“行者”的人去了小五台四次也都是无功而返。出发前帮朋友去“行者”买东西,知道我们去小五台,“行者”的“小驴”和“破天”对我的雄心壮志最多是不以为然。 

  英明的大餐 

  15个人的队伍,除了几个初次见面,不明底细。其余六、七位,都是早就景仰的大朝台一日组的高手高高手。 

  跟高手在一起自己总要低调。于是上车我就争取睡觉。虽然其间壁虎始终在叫春的不停歌唱,英明在故计重施地大谈人生、理想,我还是一路睡到了大营服务区。 

  腹中饥饿难耐,于是跟老K、壁虎等相约去吃饭。遇到了从卫生间出来的英明,我对高手一向很尊重的,况且大家这次同帐,于是殷勤地邀请同去。英明胸有成竹地告诉我,“现在吃什么,晚上11点到了老乡家,好好地炒些菜,要吃什么有什么,再喝些酒,现在占什么肚子”。 

  我是没有远大志向的人,终于还是在服务区吃了饭。而车子也不是十一点到的桃花镇,到了已经2点多;而期待中的大餐不过是稀饭、馒头和咸菜。没办法,赤崖堡的老赵家已经被各地的驴子挤满了,我们只能被安排在桃花的骡马店。 

  最失落地是英明,因为英明对吃的品质是很有要求的。于是在大家都在速战速决准备睡觉的时候。英明还在桃花镇的溱黑街道上窜来窜去寻找大餐,当我们已经渐入梦乡的时候,英明还在外间骂骂咧咧地吃着自己所带的丰富补济。 

  南台的大坡 

  如果说未来两天的行程是密不透风的考验,那么南台的大坡对所有人无疑是当头棒喝。 

  4点多出发,5点半到达西京河。向导告诉我们需要在12点到达南台,3点到达三岔,7点前完成三岔到西台的空身往返。这就是一天的任务,这也是完成五台连穿必须的功课。 

  向南台的进发总是绕着沟谷中的溪流攀升,虽然路途迢迢,背负也重,但密林蔽日,清凉可人,况且第一日的出发大家身体、心情都还兴奋,一路走来,也算士气高昂。直至南台大坡之下,第一个感觉就是头晕。 

  超过30度的仰角,连绵不绝的大坡,不见尽头的大坡,遥不可及的顶点。不是遥不可及,而是看不到顶点。五步一歇地向上攀升,前行的只有老杜、乐乐和我。一直在鼓励自己马上就到终点了,可了所谓的终点,才发现顶点远远地还在前面。 

  这个坡有多长?打个比方,五台山五个台登顶前的坡加起来跟它一样长。这个坡有多累?我只知道,我和老杜、龙平到顶后一个小时大部队还没有上来,有些队员到了南台水就基本喝光,而南台之后理论上是没有取水点的。

  路、遥远 

  世上本没有路,走得人多了就成了路。可有些地方本就人迹罕至,路总是崎岖难行的。 

  自南台后,路成了山脊路,也就是接近山峰,山腰上的路。 

  人的观念有时是很害人的东西。因为这山叫小五台,所以脑子里总是要想到大五台,想到五台山北台之后中台、西台的一蹴而就。事实上从南台到中台,中台路还算好路,毕竟还算是羊肠小路。这路还算是在大坡度的山腰上蜿蜒而行,以及反复地攀升和下降,最大的危险不过是滑下一、二百米的大坡。 

  从中台到东台、北台的路更像是小孩子在地图上任性勾勒的线,又像是政府官员好大喜功建得形象工程。本不应该有路的地方,除了山民和驴子,我想连动物也不会走的。这路是在山峰两侧反复绕行的路,这路是傍着深沟险壁的路,加之第二天雾气弥漫,青草湿滑,天气阴沉,这一路真是如临深渊,惶恐不安。 

  在这样的路上走着,最多的想法是什么?安全和终点。 

  遥指远方,最爱问向导的一个问题,那是什么台吧。 

  “不是,现在还看不到”。总是这样一次次地问,总是这样一次次地晕倒。 

  记得去西台的时候,遇到返回的驴友,问西台有多远,在哪里。他笑着说:“你绕过四五个山,失望上四五次,就可以看到了”。 

  很形象的话,希望总在每一次失望之后的。驴子嘛,地图上的地方都能找到,眼睛看到的地方更是可以到达的。 

  其实一直在想,在艰苦的自虐旅途中,需要的是什么。大部分人会说意志和信念,坚强的意志。小五台归来,我更愿意相信的置之死地的不得以,互相鼓励的虚荣心,最重要的是简单化的思维状态。行走小五台,意兴大发没有,闲情逸致没有,脑子大多数时间是空白的,眼前的景色都是空白的,只想专注于走和路本身,一个一个地走,类似于跑圈。只要知道还数字就行了,你要做得就是一直跑下去。 

  补水点和幸运 

  因为走过沙漠,我知道水的重要性。因为水,你会绝望。 

  在花坡,一个腐败游的地方,被困山上的当晚,开始困扰大家的也是水。 

  小五台,水意味着什么呢? 

  我背了四升的水,到达南台只有三升半了。想到大量的出汗和未来四个台的无水的行程,心中是惴惴不安的。 

  在去中台的路上,前队的向导做了他此行最大的贡献,找到了一个隐秘的补水点。第一件事,当然是拚命地喝,第二件事就是把水具补满。我们安排向导在补水点等待后队,事实证明这是此行圆满成功的最大关键。没有这次意外的补水,很多人到中台就会基本断水,连穿组的成功也就无从谈起。 

  男儿为何会折腰,在小五台无疑是水。 

  在中台,为了龙平的一听果啤,我和老杜斯文扫地,打着庆祝登顶成功的旗号胁迫着三人喝掉; 

  在中台的帐篷里我和英明辗转反侧难以入睡的目的,就是在想从哪里搞些水。 

  第二天对队员最大的帮助是拿出水袋的吸水管让别人小酎两口,来点滴水之恩; 

  北台之下,同行的大周今生最难忘的饮料肯定是我剩余的一口“脉动”,那一口可是他断喝之下,英明楞神之际,所留的一口。 

  下山之际最快意之事,无非是在第一个补水点每人一鼓作气喝掉2升水。 

  连穿成功,对于我这个第一次来小五台的人无疑是幸运的。 

  沿途终究是没有断水,这是幸运; 

  两日没有下雨这是幸运; 

  阴天、气温低这也是幸运; 

  安全没有意外之祸更是幸运。 

  这些幸运缺一不可,没有这些幸运,连穿只是纸上谈兵。 

  下山与村民的仇富心理 

  第二天在东台,同行的北京驴友收到大本营的呼叫,赤涯堡下山的路被村民封了。原因来之时就有所而闻,可能是村里的老赵发财,其它人不得其法,眼红,终于做出了铤而走险之举。 

  但前面下山的驴友已经和村民发生斗殴,从哪里下山的确是个问题。 

  这批北京的驴友最少已经来过小五台的四次了,因天气等种种原因始终没有连穿成功过,而这次只剩余北台,应该说非常接近成功了。而他们的大本营要求他们从西台下撤。 

  我和老杜、龙平、大周想得简单些,连穿是一定的,机会难得。最重要的原因我们的体力未必可以支持我们从西台下撤。 

  向导提出了另一个方案,还是从北台走,改为从上寺下撤。唯一的问题是道路艰险。 

  在北台等到了带着向导一直空身追赶的英明,于是一行人开始向上寺下撤。 

  说是下撤,在山腰上的横切路最少走了有五公里,最后居然到达了悬崖边。人最宝贵的肯定是生命,于是终于还是决定走赤涯堡了。 

  下山再说,武的可以报110,文的可以行贿。村民的行为是仇富,因为他们是人,既然是人终究可以找到机会。 

  因为在补水点的午饭,从北台下撤一共六个小时,这下撤的路,因为路滑,坡度大,走得也是异常艰难。走下来终究明白,为何任我行第一高手“山人”从北台一上山就拉伤了。山高路远坡大,负重过多,又紧紧跟着“绿野”一天穿越组的斗狠,不伤才怪。 

  爱情和最后的争议 

  有人的地方就会有爱情。小五台也不例外。 

  从北台下来,我们看到了一顶山腰处的单独帐篷,看到了一对年轻男女。大家是羡慕的,虽然语言有失下流。但幕天席地,鲜花盛开,空谷无人,的确是偷情的好所在。 

  接近下山,又碰到一对年轻男女,男的背着两个大包痛苦前行,跟着的女子虽是空身,却早已疲惫不堪。我们于是猜他们的关系。驴友不可能的,夫妻更不可能,一般地搞对象也不可能,最后估计快结婚了。走到赤涯堡村口,遇到了他们等待的同伴,一经落实果真是快结婚的关系。哎,爱情的力量。呵呵。 

  对“任我行”而言,这是太原俱乐部成建制穿越的第一次成功。有四个人小五台正穿连穿成功,一个人反穿连穿成功,一个人四台连穿成功,九个人三台连穿成功。可喜可贺。 

  现,唯一受置疑的是英明同学的连穿。 

  英明跟我同帐,来的时候我建议帐篷分开来背,他建议分日来背,于是我背了第一日。第一日他步履拖沓,没有按即定完成西台之行。而英明做人一向不甘人后,跟汽车赛跑都干过,是人定胜天的代表。看着我的成功喜悦状,大受刺激。于是第二天决定早起连穿。当然他的雄心离不开我早早将他叫醒并对他反复激励。英明外表粗豪,实行*诈。第二日一个人带了一个向导就早早走了,又给了一些钱,让向导背了所有的装备,当然包括帐篷。 

  群众的眼睛一向雪亮,于是他的连穿备受置疑,况且英明拿不出他登北台顶的照片,实乃硬伤。 

  为维护俱乐部的信誉与公正,建议俱乐部对英明的连穿进行调查。据英明言,他虽无北台顶的照片,但在顶上撒尿作了记号。为此,建议实地调查时可携警犬同往。昨日,拌拌说猪的嗅觉比狗灵敏,如此可借蒲涯新购一猪同往亦可。 

  以此文献给小五台同行的伙伴们。 

南台的大坡
盛开的金莲花
营地云海
会师小五台
赤膊群英
开满鲜花的营地

晋ICP备05000212号
版权所有 山西任我行户外运动俱乐部
E-mail:taiyuandao@yeah.net QQ:3786689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