俱乐部章程  活动须知  精典活动  精彩行程  拓展训练  休闲娱乐  会员风采  山西攻略  户外宝典  俱乐部论坛

03

任我行户外话剧——花坡往事

  2006年7月,任我行户外俱乐部在锦绣花坡之行中,以花坡村为实景排演了户外话剧《花坡往事》,同时在任我行论坛上掀起了《花坡往事》文字版的创作高潮,多个版本的《花坡往事》文字版都受到了驴友们的好评。

  《花坡往事》图片版:凯撒;文字版:会非的鱼

  相关内容:任我行2006年锦绣花坡行;任我行2003年锦绣花坡行;2004花坡之集体活动篇;2004花坡之美女如云篇

  花坡往事——老百姓自己的历史

  所有时代的历史终究是当代史。

  历史究竟是怎么样的呢?对英雄来说,历史不过是随意涂抹的画布。对百姓呢,滚滚红尘的乱世,命如蝼蚁,人如浮萍。在大历史的力量面前,百姓更多地是个人无力的体验,无可奈何、随波逐流。老百姓的历史终归会随岁月湮没。

  重走花坡,一段尘封的历史又被提及,****的本来面目被形象化的舞台演绎。但这就是****的真相吗?

  如花的私奔,赵光明的革命史,黑胡子的同志情怀。哎,历史其实本来就是很久远的东西。

  如花的私奔

  一

  地主婆怎么了?无非是地主的老婆而已。

  贫农可以有老婆,佃户可以有老婆,连村里的泼皮赵光*都梦想着有老婆,地主就不可以有老婆?一样的光明正大,一样的手续合法,但一个女人只要嫁给地主,脸上就被刺了青。永世不得翻身了。

  革命干部往往是高大全,而地主婆就一定是面带黑痣,满脸横肉,凶狠蛮横的臭婆娘?我如花比谁差?欺霜胜雪的肌肤,风姿绰约的腰身,深情似水的一双大眼睛,痣是有的,那是美人痣。方圆十里八乡。想当年谁不知道风华绝代的如花啊。

  做地主婆没有什么可丢人的。没有真正的爱情,就去嫁个有钱人。从古至今这都是从善如流的生存法则。何况什么是真正的爱情?没有明媒正娶像野狗一样在高梁地野合就是爱情?

  村里的默默姑娘是有勇气的,一个人逃婚跑到了省城太原。结果怎么样?遇人不淑啊,最后沦落到柳巷,残花败柳的地方。我也是正经人家出身,也没有当野狗的勇气,再说嫁给乡里的地主刘大胖,我没觉得不好。贫*夫妻百世哀,想当年嫁给刘大胖是多少女孩子的梦想。

  刘大胖子其实并不胖,相反很瘦。为什么叫大胖,原因就是钱多、地多。如同歌星未必会唱歌,女戏子一定要会跟领班睡觉一样。只有猪才以重量比胖瘦呢。

  刘大胖有钱,靠得并不是行贿官员,偷税漏税,巧取豪夺,私开小煤窑。人家靠得是精打细算,开源节流,生财有道。常言说,富不过三代,刘大胖已是刘家第四代,耕读传家的传统确实了不得。恩恩怨怨十多年,我不管他是不是地主,他应该是个好人。

  刘大胖子是好人。做善事是他的功课,筑路修桥,植树造林,保护环境甘为人先。为人也是彬彬有礼,温良谦恭,平时最好说的就是“以德服人”。对我也应该是礼敬有加,相敬如宾。哎,刘大胖子什么都好,就是做丈夫不好。

  我不是在给自己的以后的事情找理由。刘大胖子是好,有钱,不赌博,不嫖*,没有第三者,也没有家庭暴力,应该已经是非常好。可刘大胖子不是个真正的男人。嫁给他我成了真正的绝代佳人。

  二

  三从四德我是知道的,礼教宗法我更晓得厉害。崔莺莺、潘金莲在我眼里不是勇敢,那是下流。可这所有的一切都比不上那些孤枕难免的夜晚让我刻骨铭心。

  知道刘大胖子不是真正的男人,我也曾哭泣过,也曾经听天由命。怎么办?我还年轻,嫦娥都忍受不了广寒宫的寂寞冷清偷偷下凡,我为什么要如此地终老一生?但我也不是禽兽,也不是人尽可夫的女人,而我终究是守礼法的。于是黑夜终究是黑夜。

  衡量男人的标准很多,从挣钱来说刘大胖子一定是男人中的男人--精品男人。钱越来越多,地越来越广,长工自然也越雇越多。

  卓,在我心如死灰的时候终于出现了。那个白晰清秀的男人,那个眉目如画的男人,那个风情无限的男人。

  如果上天再给我一次机会,我想我也会勾引他的。是的,就是要勾引他。投怀送抱的事情想想都羞人,半推半就最多也就是一梦。但看到卓,我一定是要勾引他。

  有了卓,黑夜不再漫长,花坡的花也不再枯萎。

  人是有阶级的。我就是卓的统治阶级。于是他要定期接受工作审查,他也必须接受我的嘘寒问暖。卓可以告我性骚扰,可我还是自信的--因为我还是漂亮的如花姑娘。

  耳鬓厮磨久发什么也变得自然。终于在一个胭脂花都害羞的黄昏,卓终于说出那句我期待以久的话语“如花,我想搞你”。

  这不是赵光*的“如花我想和你睡觉”那么无耻,也不是纯棉大冬天都要在我面前光着上身露狗二头肌就想勾引我的无知。“如花,我想搞你”,多么动人的情话啊。卓想搞我,我怎么会不让他搞呢。

  能挣钱的没有傻瓜。刘大胖子终于知道了我和卓的私情。

  私情败露,那就私奔好了。卓文君私奔过,红拂夜奔过,杜十娘为了李甲都要从良过。为了卓,我如花为何不能私奔呢?

  有钱人嫁过了,为了爱情私奔一会,这才是一个女人完整的一生吧。

  那一夜,我和卓是在向幸福生活狂奔着,前面的胭脂花在向我们招着手,我们只有一个信念,这就是光明前最后的黑暗。离开花坡,从此他耕田来我织布,他担水来我浇田。何况我还带了些细软,日子不会那么苦的。

  私奔路线是卓最信任的长工黑胡子帮着选定的。黑胡子沉默寡言,面带忠厚,跟卓亲如兄弟,我们私奔只能找他帮忙。

  花坡的名字虽然浪漫,但天气阴晴难定,道路崎岖不平,日本人都攻不下来的地方,没有人带路肯定逃不出去。

  黑胡子选定的路线是当年花坡的悍匪“花坡七光猪”走过的路线。这七个悍匪不仅凶恶,而且聪明,官军重重围剿当年都被他们逃了出去。黑胡子带路, 我们跋涉了一夜,却还是落到了刘大胖子的手里。

  “知道为什么叫七光猪吗?是他们跟猪一样笨。他们选择的路线太长太慢,不是官军抓不住他们,是官军在前面等得太疲惫,耐心比不过他们而撤军回营了”。刘大胖子告诉我们。

  私奔的女人下场总是很惨,有被凌迟的,也有被乱石砸死的,还有浸猪笼的。但刘大胖子不过是把我和卓关进了地牢。

  以德服人嘛。苦口婆心的教育工作只能增加我寻找幸福的勇气,剖析灵魂的争取和挽回更坚定了我破釜沉舟的决心。刘大胖子愤懑、伤心、绝望,但无论如何我再不愿意独守那冰冷的空床。

  家丑不能外扬,以德服人又不见成效。刘大胖子只能把我们偷偷关着。

  三

  在刘大胖子为自己的进退维谷苦恼的时候,革命的风暴给他带来了彻底的解脱。

  花坡解放了。这个决定是赵光*,不,是革命干部赵光明在全村大会上宣布的。赵光*失踪一年,不仅有了新的名字,更有了新的身份。原来乱蓬蓬的头发抹上了猪油从而真得光明照人。当然后来因为招苍蝇,改成了菜籽油。

  赵光明同时宣布了三个重要的决定:刘大胖子因为有钱,比大家都有钱,而他的钱又来自于剥削穷苦百姓所得,所以刘大胖子是穷人的敌人,所以刘大胖子要被打倒;原先被刘大胖子关押的卓和黑胡子作为跟敌人坚决斗争的典型--更确切地说是被敌人残酷****的典型,要被优先发展为革命干部;解放的目的就是穷人要当家作主,要过好日子,过好日子最快捷的办法就是要把刘大胖子的财产分给大家。

  命运总是翻运覆雨。刘大胖子要被打倒了,卓反而成了革命干部。唯一令革命群众难以处理的如花姑娘。因为我也被刘大胖子关在地牢里被迫害了,我应该也是革命群众的一员。但我没有旗帜鲜明地支持赵光明和革命群众的决定。

  因为我不同意斗地主,分家产。刘大胖子的财产也是劳动所得,这样分财产与打家劫舍无异,分财产的人根本就是抱着不劳而获的目的。而且我不同意对我婚姻的定性“抢男霸女”。因为我不是被抢的,因为当初我是自愿嫁给他的。

  虽然卓帮我捏造了很多跟刘大胖子英勇斗争的故事,杜撰了很多我冒着风险关心贫苦长工的感人事迹。但我的不妥协终于让革命群众失去了耐心,将我也定性为死不改悔的反动地主婆。 

  最大的英勇斗争就是私奔,说成寻找革命队伍太牵强了;冒着风险关心贫苦长工虽然风险是冒了不牵强,却是为了偷情。即然有反动地主,反动地主婆顺理成章。

  所有的风暴我都不怕。让暴风雨来得更猛烈些吧。现在我所关心的是,我有了孩子——我和卓的孩子。我更关心的是我们一定要私奔。 

  刘大胖子终于被斗争了。因为我是孕妇,我终于幸免参加。卓后来告诉我,那天的斗争会,气氛热烈,群情激奋。这我是相信的,分财产大家当然会兴奋。不积极表现,苦大仇深,你有什么道理可以多分一份。于是我最终也知道了很多我不知道的刘大胖子的劣迹:包括强*妇女,贩卖军火,吸食赌品,开设赌场、放火烧山等等。哎,想当初他还是抗日民族统一战线的开明士绅呢。

  因为罪大恶极,刘大胖子被处死了。

  四

  作为反动地主婆我依然被关在刘大胖子的私牢里(其实就是一个粮仓)。

  卓还是有情有义的。他现在是我的统治阶级。

  这次是他冒着风险来关心反动地主婆的思想改造来了。

  我是不需要改选的,世界其实是简单的,复杂的是人心。

  最要命的是,我们的孩子就要出生了。卓说过,他希望是个儿子,一个也有美人痣的儿子。

  卓终于答应了,他答应要私奔,带着我们的孩子一起私奔。而我只有一个要求,再也不要走“七光猪线路”。

  MY GAD,孩子终于顺利出生了,的确是一个有美人痣的儿子。这次我们可以一家三口去私奔了。

  还没出村口,黑胡子就截住了我们。原来赵光明和革命群众发现了我们的情况,已经追来了。经过上次斗争地主--我更愿意称为分赃大会,革命群众的热情非常之高,或许他们觉得抓住我可以再来一次 分赃大会,同时抓住卓,革命队伍就更加纯洁了,可以多分一份。

  带着孩子是没办法跑的,黑胡子坚定地抱过了我们的儿子,对天发誓要将他扶养成人。

  我只记得那一夜我们始终在跑,那一夜胭脂花盛开,那一夜有着漫山遍野的革命群众的火把。

  革命群众不是官军,我们也没有七光猪的幸运。我们跑不动了。而追赶者却越来越近。

  我清晰地看到了一年前私奔时那些抓捕者的脸,小鹿、纯棉、赵光明。原来我和卓是注定逃不掉的。因为不管时代怎么变,总有些人在追,那些在跑的人幸福总是渴望不可及。

  7月13日草就于大同

晋ICP备05000212号
版权所有 山西任我行户外运动俱乐部
E-mail:taiyuandao@yeah.net QQ:3786689
a